<br>我认识了一个女生 她叫小庭 读高职 是个爱玩的女生 18岁了 我一直想上她 可是都沒有机会 有一天 我看新闻报导说 有一种药片 称之强姦药丸~FM2<br>我就突然想到小庭 我心里想 我不是\"哈\"小庭很久了吗 说不定可以用这个玩意儿 试试看搞不好有效!<br>我就到处去药房问 有沒有FM2 我找了好久 终于让我找到了! 还满贵的 我手上就拿着药 心里面很紧张 不知到要利用什么时候下药 我回家计划了好久<br>终于有机会向小庭下手了 我打电话给小庭:[小庭!我是阿伟啦 我们今天要去侏罗纪 跳舞你去不去?] 小庭就很爽快的答应:[好阿 好阿] 但她却不知道<br>她一步步走向了我的陷阱<br>我当天 就以经和朋友串通好说 我们要轮姦小庭 算一算要上她的就有九个 看戏的也有三个 那一刻越是逼近 我越是兴奋 终于到了晚上了<br>我们大伙也期待小庭的到来 我们终于等到她的出现 幹 她穿着黑色的 迷你裙 白色的衬衫 向我们走来 真是性感极了<br>小庭:[只有我一个女生呀!] 我们说:[对阿 就是要约你一个而已呀!] 这时我们就开始了 我们的计划 我先是邀小庭去跳舞 小强他们就负责下药当小强向我打暗号时 我跟小庭说:[我好累 休息一下好吗] 小庭:[好阿 我们去喝杯饮料] 当我们走到座位上时 小庭毫无戒心的说:[是谁 对我那么好<br>点一杯姜汁汽水给我喝] 小强这时 把我拉到一旁说:[阿伟! 一切搞定]我说:[那你放了多少]小强:[我放了一粒]我:[那不会太多吗?<br>会不会出人命呀!]小强:[你怕什么 我们有九个人要幹她 不放多一点怎么行]<br>当小庭一口口的 喝下那杯\"姜汁汽水\" 我们的计划 也一步步的达成 当小庭喝光汽水后 我又邀她去跳舞 把她的体力消耗竭盡 她原来很Hiig的<br>可能是药效发威了 她的话也越来越少 最后她趴在桌子上 睡着了! 叫也叫不醒 我们每一个人 也露出了奸笑 我们说好要去 寿山的山顶 再轮姦小庭<br>我们开三部车 我刚好与小庭同车 在路程中 我以经忍不住了! 我先是摸小庭的乳房 在把她的胸罩 拉下来往车外一丢 哇.........真是刺激<br>我吸着小庭的奶头 粉红色的奶头 真的娇小可爱 她的胸部不大 大概32B吧我想 但是小庭的胸型 满漂亮的 而且皮肤很好 很白 触感不错 弥补了发育不良的缺悍到了山顶 大家把车停了下来 把小庭搁在一边 我们在猜拳 决定先后顺序 结果我排在第三个 第一个阿宗 看他幹的汗流浃背 小庭却叫也不叫一声<br>阿宗终于射精了! 他把精液射在 小庭的胸前 幹.....射的好多喔! 我问阿宗:[幹 你是多久沒幹了 一次射那么多]阿宗:[我以经三年沒做了!<br>当然一次给它发洩出来 我告诉大家 小庭是处女耶! 幹.....她还流血] 幹~小庭竟然是处女 真他妈的幹 轮到第二个是宗文 眼看下一个就要到我了<br>我真的是很兴奋 长那么大 是第一次轮姦女人 宗文把小庭抱到 引擎盖上 架着幹 旁边还有人在吸小庭的奶头 真是有福同享呀!<br>宗文也射了一大堆 在小庭的脸上 终于轮到我了 我也以同样的方法 幹了小庭 刚插进去小庭的里面时 我感觉到小庭的那里 好热呀!<br>可能是经过两个的摩擦之后 变热的 也比较好进去 当我来回抽动时 只感到小庭的那里 好像在束紧我 我也快要射了 要射的时候只感觉到 小庭的那里 好热好烫 我就不知不觉的 射在了小庭的里面 我突然整个人放 松了下来 只有爽一字可以形容!<br>到了第四个 宗翰 他说他要和小庭肛交 幹......真他妈的白痴<br>一边做还一边叫:[喔.......喔.....喔.....爽....肛交....喔] 幹~宗翰射在小庭的头髮上 还说:[幹......用我的精液护髮便宜你了!] 第五个是小弟 小弟拜託我 帮他拍和小庭 做爱的过程 一方面是为了留念一方面当作 对小庭的威胁 小弟还用保险套 和小庭做 他说他怕得到<br>AIDS所以戴套子 到了第六个 老爹 他用流星锤和小庭性交 小庭让流星锤抽着 一点反应也沒有 药效真是超强<br>第七个和第九个 阿锡 阿宾深怕小庭会出事情 而临阵脱逃了! 第八个 昆宏说:[拎背单价故 哇袜阿轰 (台)*你爸等那么久 换我了] 昆宏是干的最久的我说:[哭爸! 幹那么久还沒射精] 他说:[我射了呀 我吃了一颗威而刚 \"冻\"到现在] 好不容易 昆宏玩腻了 就为了等他 等了25分钟<br>小庭也全身都是精液 轮姦的过程 大约有1小时 真是累坏了小庭呀<br>完事以后我便带小庭到 我家整理整理 那时她还是 睡的死死的 完全不知道她被轮姦 我就抱着她到了浴室 帮她洗澡 帮她把衣服洗干净 让她在我那睡了一晚<br>隔天她把我叫醒 还帮我买早餐 我说:[小庭你沒是吧?] 她说:[沒有呀 我沒有异样阿 你怎么这样问我呢?] 我就急忙的边个故事:[你昨天 因为太累了 !<br>昏倒所以 我才问你呀!] 她说:[难怪 会睡在你家] 她似乎一点都 沒察觉到她被轮姦我为确定 她真的不知道 我说:[你真不知道 发生什么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