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婚后老婆久未怀孕,有年的夏天,老婆和我商量去医院检查一下,并让我先去,说是男的简单。我答应了。那年我31岁。爲了避人耳目,我特地选择在中午的时候过去,人少一点。到了医院泌尿科,只有一个女医生,30出头,168左右,较丰满。穿一件短袖白大褂,隐隐约约可见白色的胸罩和深色的三角内裤。衣领较低,第一颗扣子水平高耸着。从衣服上的字样看,是个外地来的进修生。<br>女医生帮我射精–真实的体验<br>婚后老婆久未怀孕,有年的夏天,老婆和我商量去医院检查一下,并让我先去,说是男的简单。我答应了。那年我31岁。<br>爲了避人耳目,我特地选择在中午的时候过去,人少一点。<br>到了医院泌尿科,只有一个女医生,30出头,168左右,较丰满。穿一件短袖白大褂,隐隐约约可见白色的胸罩和深色的三角内裤。衣领较低,第一颗扣子水平高耸着。从衣服上的字样看,是个外地来的进修生。<br>进门后,我问:只有你一人吗?有沒有男医生?<br>沒有,都去午休了,怕难爲情?很豪放的口气。<br>这麽一来,我到扭昵了,忙说沒有沒有。<br>那就坐下吧。我只好在她桌旁坐下。<br>什麽问题?性病?<br>不是不是,是不能怀孕,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问题<br>那简单,她翻开病历,<br>问你几个问题,別怕难爲情,我是医生,也已经结婚了,有一个小孩。<br>她态度很好,盡量想驱除我的顾虑。我有点喜欢她了,心想,这个女人不错。<br>性生活正常吗她问。<br>什麽样的叫正常?<br>好吧,这麽问,能正常勃起吗?<br>说实话,我以前是勃起很快的,可能结婚久了,老婆的身体对我的刺激不够,近来,经常要老婆用手搞几下才硬。<br>怎麽,又不好意思了,沒事,盡量实说,好吗?她看我忧郁,问了我一句。我只好把实情向告。<br>哦,有多久了?<br>一年了吧。<br>结婚多久了?<br>一年半<br>这麽快就对老婆沒兴趣了?她开玩笑的说。<br>沒有了,这样算是病吗?<br>不算,很多人这样,最后能勃起,那不算阳萎,不过你的性要求可能不强烈。老婆沒意见啊她在和我唠家常。<br>可能有吧,有时候<br>一周有几次?<br>不一定,大概一个月3-4次<br>还算正常,一直这样吗?<br>结婚以前比较多,几乎每天,有时一天最多会有6次我有点放松了,语起也放肆了点。<br>这麽厉害她有点不相信。<br>我说的是最多的一次了<br>嗯,现在勃起硬吗?她扭动了一下身体。<br>比以前差,要进去来几下才会硬一些。我彻底放松了。<br>时间长吗?<br>不停的话,十分锺左右<br>射精强烈吗<br>我老婆在上面把我套出来会强烈一些<br>你喜欢这个姿势?这不容易怀孕。后入式会好一些<br>我也喜欢,顺便问一下,女人喜欢后入式吗?我趁机调戏。<br>是吧她含煳的回答。<br>你的性生活基本正常,做个精液检查吧。说完,她俯下身,拿出一个白色的瓶子。<br>这时候,我通过衣领看见了她的裏面,比较大,小弟弟似乎有点蠢动。<br>到隔壁房间去,弄在裏面。她把瓶子递给我,指了指一道门。<br>幹什麽?我一下子沒反应过来。<br>把精液射到裏面,用手淫的方法,別告诉我不会。<br>哦,会的,不过。。。<br>不过什麽?<br>沒什麽,在这个地方,大白天可能比较困难。我说。<br>放心吧,沒人的,有困难在说。<br>我心想,这是什麽意思?当时也沒想下去,就进了屋。<br>其实,裏面很小,有一张医院检查用的床和一些不知名的检查用具。我放下瓶子,拉开裤子拉练,拿出小弟弟。它很软,很小,龟头被包皮包住。我开始动它,沒什麽反应。<br>这时,听到门外的医生发出了一点响声,突然就觉得,这女的这麽开朗,有丰满,做爱应该不错的。想到这裏,小弟弟有了动静,过一会儿,就大了。我闭上眼,想着医生,手使劲的来回撸动。忽然,我想起了刚才她说的话:有困难在说。难道有困难她可以帮助?我决定试一下。<br>我放开阴茎,让它软了下来,坐在检查台上休息。看了一下表,进来已经有十几分锺了。这时候,我故意把检查台弄的很响,好让她听到。有过了5-6分锺,我放好小弟弟,但不拉拉链,开门走了出去。<br>好了吗?她问,脸有点红。<br>沒有,出不来。<br>怎麽会呢?那麽久了?<br>我也不知道,我很用力了,它就是不射精,皮都有点红了我故意吞吞吐吐的说,显得有些害羞。<br>好吧,我来帮你一下吧。她犹豫了一下说道。<br>我心裏一阵激动,真的会帮我啊。口裏却结结巴巴的说:这。。这。。<br>进去吧。她关上了大门,让我进入裏间。<br>楞着幹吗?她一边说,一边看了我的档部一眼。我应了声,掏出了阴茎。<br>不行,得把裤子脱下来。说晚,她转身去拿了一瓶东西和一个避孕套。<br>她让我俩腿分开躺下,撕开避孕套戴在她的右手食指上,打开瓶子,从裏面倒了点液体出来。<br>这是什麽?<br>石蜡油,躺好吧她走过来,用手往上拨开阴囊,把右手的食指往我的肛门裏伸<br>別紧张,放松。<br>我努力放松,她伸了进去,大概有1CM。我平生第一次被人插肛门,又是个丰满的年轻女性,感觉非常异样的舒服,就叫了一声。<br>痛吗?一会儿就好她继续进入,约有4-5CM,然后,用左手握住了我的阴茎。<br>这时候,由于兴奋,阴茎已经很大了。<br>很硬的嘛。她说。只是包皮长了点,她试着往下翻了翻包皮,鲜红的龟头就全在外面了。接着,她的右手轻轻的在肛门裏动了起来。这一刻,我突然明白了男同性恋存在的性生理基础。其快感极其强烈,非常舒服,决不亚于插入阴道。我有叫了一声。<br>难受吗?她问。<br>不是,太舒服了我直接应了声。<br>这叫前列腺按磨,很多人故意会来要求做。我突然感觉有些忍不住,阴茎跳了一下。<br>如果要出来了,讲一下。她说。<br>好的。我想要来了。<br>她放开我的阴茎,拿过空瓶对着我的龟头,右手继续按摩前列腺。同时说自己动一下吧。<br>我用右手使劲撸着阴茎,她眼睛盯着,看我手淫,这种感觉,真的太刺激了。突然,精液以超过我以往任何一次的力度强烈的喷了出来,在她的手上也留下了一点,并且,阴茎连续跳动了十几下。这一刻,我觉得我象神仙。<br>好了她的声音惊醒了我。<br>我起身,说了声谢谢。<br>她问谢什麽?<br>我说,这是我这辈子最愉快的一次射精。<br>你3天后来取报告。<br>我还想找你看,你什麽时候在?由于太过美好的经历,使得我想和她搞好关系。<br>一周后吧,那天我值班。看得出,她对我沒有反感。<br>何况,她是一个外地人,应该会愿意在这个城市交个朋友的。我所处的阶层也不错。我充满了自信。<br>一周后,我在同一时间又到了医院。到诊室门口一看,她正在看病,是一个男病人<br>。我打了个招唿:你好,医生。<br>哎,你等一会吧。她认出是我。<br>我在旁边坐下,看着他们。一会儿工夫,病人说了声谢谢后就走了。<br>我来拿报告。<br>她翻出一张报告,看了一下,说:是你的问题了,你的精子活力不足。<br>有什麽办法吗?<br>比较困难,主要看运气了。同时注意保养一下身体,调整一下节奏。<br>调整什麽节奏?<br>性生活的频率。你以爲是什麽?她笑着回答:盡量少一点,同时选择在你爱人最容易怀孕的时候进行,注意一下体位。<br>什麽样的体位比较好?<br>还是后入吧,完了以后让你爱人再多跪一会。她又有点脸红,我喜欢。<br>好的,谢谢医生,我以后再来看你。<br>不行了,我一个月后就要回去了。<br>我们聊了起来,原来她来自一个县医院,一个月后进修就结束了。我决定抓紧时间。<br>今晚我请你吃饭好不好?<br>爲什麽?<br>你帮了我,况且我还有些问题想问你,我们交个朋友吧?<br>好吧,这样,我2点下班,要不我们去喝茶吧。她比较爽快,同时提了个建议。<br>好的,那2点30分我在春天茶室门口等你好吗。约好以后,我就起身先走了。<br>2点,我到了茶室,这个时间段,人比较少。我挑了个僻静的包房,要了壶乌龙。2点25分,下楼去接她。刚好,她到了,穿一件白底细花的无袖长裙,很有味道。寒喧一番上楼坐定。<br>这个包间不大,约可容纳4人,凳子是火车椅式的,有**埝,我和她面对面坐下。说一些无关紧要的废话,以拉进距离。在此就不赘言。半个小时后,我们已经很融洽了,几乎无话不说。她是一个大方的人,生了一双丹凤眼,这种眼睛的人容易搞。<br>你来了一年,只回去过一次,你老公沒意见吗?我开始试探。<br>有啊,他来过很多次,他有车,反正路也不远。<br>他来幹吗呢?<br>你说能幹吗?<br>他要求强烈吗?<br>可以说,非常强烈,每次一到就要来一下,到晚上还要有。她笑着说,脸上写着幸福。<br>那你呢?<br>我还好,比较被动,但容易被他激起兴趣。<br>你不在,他怎麽办?找其他女人。我问。<br>应该不会,他很老实,不象你那麽会说。他会自己解决。<br>你是说手淫?我故意选择这样的用语。<br>是的,他会告诉我,我也知道他有这个爱好,我在家的时候他也经常这样。<br>我也喜欢,很怪,男人都这样。不过,上次你给我检查的时候是我最舒服的一次。我觉得我有时候比较变态。<br>爲什麽这麽说?她问。<br>我喜欢手淫,还喜欢当着其他女人的面手淫,也喜欢女人帮我手淫,我觉得有人看着我,我很兴奋。我一边说,一边将一只手放在档部揉了几下。<br>你不会又想了吧。<br>是的,你介意吗?我边说边拿出了阴茎,它已经大了。<br>在这裏你也敢啊?她看着我套弄自己的阴茎,颇有兴趣的口气说。<br>沒事,服务员不会来的,这家店的老板娘我很熟。我使劲的套弄着,<br>你来帮我好吗,想上次一样。说着我站了起来,走到她面前,勃起的阴茎,对着她的脸。<br>她盯着我的阴茎,其实,你的挺大的。不过象上次可不行,只能搞前面。说完,她用说握住我的阴茎。很烫的手,很舒服。她翻下我的包皮,职业性的检查着,很认真。<br>不错,挺幹净的,不过有一点未道。说完,她用餐巾纸蘸了点茶水,仔细的清理着我的龟头。完了以后又用鼻子闻了闻,对我说:你坐下吧,我来弄。<br>我在她身边坐下,抱住她,把手放在她的胸前问:可以吗。她点了点头。我从领口处伸了进去,妈的,真大,真软,乳头很硬很大。我使劲的搓揉着,全身有幸福感。她的手温柔的帮我手淫着。我们都不说话。<br>过了一会儿,我把手伸到了她的下面,感觉她的大腿根部已经湿了。<br>等一会。她用手挡了我一下。接着,她除下了内裤放在一边,站起身,拿了块湿巾擦自己的阴部。<br>我刚解过小便。她解释道。<br>我趁机撩起她的裙子看她。<br>真的不错她的屁股很大,很翘,阴毛教多且密,有些硬。肚子上沒有花纹,也不松,稍有些鼓。<br>我是不是很胖?<br>不,很好,我喜欢女人有些肉感的。<br>她坐了下来,手握我的阴茎。<br>其实,我喜欢给男人手淫。<br>你自己手淫吗?<br>有时<br>用工具吗。<br>大部分情况下不用,但有一阵我有点疯狂,试过很多东西。大学时候,不懂事,乱来的。我喜欢性爱。大学时几乎天天和男朋友做爱。我听了很激动,两个手指插进了她的阴道,使劲抽插,她流了很多。<br>她的阴道弹性很好,一个手指和两个手指的感觉差不多。<br>我喜欢你弄我。她的头趴在我的阴茎旁,低声说道。<br>我来了兴趣,这是一个敢于尝试的女人。<br>我放开她,让她躺下,分开她的双腿,舔了一下她的阴部,她抖了一下。试试杯子怎麽样?说完,我拿起一个小茶杯,在她的湿润的阴道中缓慢的插了进去。她的阴道收缩着,很是好看。<br>我坐到你身上来吧。她要求着。<br>她背对着我,用手扶着我的阴茎,缓缓的坐了下来。屁股真的很大,又白。<br>我的阴茎更硬了。她上下不断的套弄,我在后面欣赏她的大屁股。<br>突然,门口传来了脚步声,服务员问道,要加水吗。我把门拉开一条缝,说;不要。<br>有什麽需要你可以按铃。服务员显然看到了什麽,立即走开了。<br>暴光的风险,刺激了我们,我们两人象畜生一样搞着。<br>她流了很多水,滑滑的。我用手指沾了一点,捅向她的屁眼。慢慢的伸了进去。<br>舒服吗?我问。<br>很刺激。<br>鼓励之下,我伸进了大部分的手指,并动了起来。她快乐的呻咛着。<br>服务员又走了过来:你们轻点。这是一家不错的茶市,晚上有小姐。我一转念,趁机拉开了房门,让服务员彻底看清楚我们。:对不起,我要两快湿巾,再加点水。<br>服务员红着脸走了,过了一会老板娘一个40来岁的女人走了过来,手裏拿着我要的东西说:你们轻点,楼下都听到了。<br>我来过这裏几次,她帮我拉过皮条,很熟。<br>她是我朋友,沒关系的。我和女医生说。<br>你好福气,你的女朋友很性感。老板娘笑眯眯的说,看着我们做爱。<br>我要射了,<br>等一下。她把屁股挪开,用手来套我的阴茎。我也把手伸进了她的阴道。<br>你们可真会搞。老板娘看着我们手淫。<br>我要高潮了女医生有些狂乱,她放开了我的阴茎,站在我面前用手使劲的搓自己的阴蒂,随后叫了一声,全身痉挛,倒在了我的身上。我使劲地套着鸡吧,在两个女人的注视下,喷了出来。(全文完)<br>婚后老婆久未怀孕,有年的夏天,老婆和我商量去医院检查一下,并让我先去,说是男的简单。我答应了。那年我31岁。爲了避人耳目,我特地选择在中午的时候过去,人少一点。到了医院泌尿科,只有一个女医生,30出头,168左右,较丰满。穿一件短袖白大褂,隐隐约约可见白色的胸罩和深色的三角内裤。衣领较低,第一颗扣子水平高耸着。从衣服上的字样看,是个外地来的进修生。<br>女医生帮我射精–真实的体验<br>婚后老婆久未怀孕,有年的夏天,老婆和我商量去医院检查一下,并让我先去,说是男的简单。我答应了。那年我31岁。<br>爲了避人耳目,我特地选择在中午的时候过去,人少一点。<br>到了医院泌尿科,只有一个女医生,30出头,168左右,较丰满。穿一件短袖白大褂,隐隐约约可见白色的胸罩和深色的三角内裤。衣领较低,第一颗扣子水平高耸着。从衣服上的字样看,是个外地来的进修生。<br>进门后,我问:只有你一人吗?有沒有男医生?<br>沒有,都去午休了,怕难爲情?很豪放的口气。<br>这麽一来,我到扭昵了,忙说沒有沒有。<br>那就坐下吧。我只好在她桌旁坐下。<br>什麽问题?性病?<br>不是不是,是不能怀孕,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问题<br>那简单,她翻开病历,<br>问你几个问题,別怕难爲情,我是医生,也已经结婚了,有一个小孩。<br>她态度很好,盡量想驱除我的顾虑。我有点喜欢她了,心想,这个女人不错。<br>性生活正常吗她问。<br>什麽样的叫正常?<br>好吧,这麽问,能正常勃起吗?<br>说实话,我以前是勃起很快的,可能结婚久了,老婆的身体对我的刺激不够,近来,经常要老婆用手搞几下才硬。<br>怎麽,又不好意思了,沒事,盡量实说,好吗?她看我忧郁,问了我一句。我只好把实情向告。<br>哦,有多久了?<br>一年了吧。<br>结婚多久了?<br>一年半<br>这麽快就对老婆沒兴趣了?她开玩笑的说。<br>沒有了,这样算是病吗?<br>不算,很多人这样,最后能勃起,那不算阳萎,不过你的性要求可能不强烈。老婆沒意见啊她在和我唠家常。<br>可能有吧,有时候<br>一周有几次?<br>不一定,大概一个月3-4次<br>还算正常,一直这样吗?<br>结婚以前比较多,几乎每天,有时一天最多会有6次我有点放松了,语起也放肆了点。<br>这麽厉害她有点不相信。<br>我说的是最多的一次了<br>嗯,现在勃起硬吗?她扭动了一下身体。<br>比以前差,要进去来几下才会硬一些。我彻底放松了。<br>时间长吗?<br>不停的话,十分锺左右<br>射精强烈吗<br>我老婆在上面把我套出来会强烈一些<br>你喜欢这个姿势?这不容易怀孕。后入式会好一些<br>我也喜欢,顺便问一下,女人喜欢后入式吗?我趁机调戏。<br>是吧她含煳的回答。<br>你的性生活基本正常,做个精液检查吧。说完,她俯下身,拿出一个白色的瓶子。<br>这时候,我通过衣领看见了她的裏面,比较大,小弟弟似乎有点蠢动。<br>到隔壁房间去,弄在裏面。她把瓶子递给我,指了指一道门。<br>幹什麽?我一下子沒反应过来。<br>把精液射到裏面,用手淫的方法,別告诉我不会。<br>哦,会的,不过。。。<br>不过什麽?<br>沒什麽,在这个地方,大白天可能比较困难。我说。<br>放心吧,沒人的,有困难在说。<br>我心想,这是什麽意思?当时也沒想下去,就进了屋。<br>其实,裏面很小,有一张医院检查用的床和一些不知名的检查用具。我放下瓶子,拉开裤子拉练,拿出小弟弟。它很软,很小,龟头被包皮包住。我开始动它,沒什麽反应。<br>这时,听到门外的医生发出了一点响声,突然就觉得,这女的这麽开朗,有丰满,做爱应该不错的。想到这裏,小弟弟有了动静,过一会儿,就大了。我闭上眼,想着医生,手使劲的来回撸动。忽然,我想起了刚才她说的话:有困难在说。难道有困难她可以帮助?我决定试一下。<br>我放开阴茎,让它软了下来,坐在检查台上休息。看了一下表,进来已经有十几分锺了。这时候,我故意把检查台弄的很响,好让她听到。有过了5-6分锺,我放好小弟弟,但不拉拉链,开门走了出去。<br>好了吗?她问,脸有点红。<br>沒有,出不来。<br>怎麽会呢?那麽久了?<br>我也不知道,我很用力了,它就是不射精,皮都有点红了我故意吞吞吐吐的说,显得有些害羞。<br>好吧,我来帮你一下吧。她犹豫了一下说道。<br>我心裏一阵激动,真的会帮我啊。口裏却结结巴巴的说:这。。这。。<br>进去吧。她关上了大门,让我进入裏间。<br>楞着幹吗?她一边说,一边看了我的档部一眼。我应了声,掏出了阴茎。<br>不行,得把裤子脱下来。说晚,她转身去拿了一瓶东西和一个避孕套。<br>她让我俩腿分开躺下,撕开避孕套戴在她的右手食指上,打开瓶子,从裏面倒了点液体出来。<br>这是什麽?<br>石蜡油,躺好吧她走过来,用手往上拨开阴囊,把右手的食指往我的肛门裏伸<br>別紧张,放松。<br>我努力放松,她伸了进去,大概有1CM。我平生第一次被人插肛门,又是个丰满的年轻女性,感觉非常异样的舒服,就叫了一声。<br>痛吗?一会儿就好她继续进入,约有4-5CM,然后,用左手握住了我的阴茎。<br>这时候,由于兴奋,阴茎已经很大了。<br>很硬的嘛。她说。只是包皮长了点,她试着往下翻了翻包皮,鲜红的龟头就全在外面了。接着,她的右手轻轻的在肛门裏动了起来。这一刻,我突然明白了男同性恋存在的性生理基础。其快感极其强烈,非常舒服,决不亚于插入阴道。我有叫了一声。<br>难受吗?她问。<br>不是,太舒服了我直接应了声。<br>这叫前列腺按磨,很多人故意会来要求做。我突然感觉有些忍不住,阴茎跳了一下。<br>如果要出来了,讲一下。她说。<br>好的。我想要来了。<br>她放开我的阴茎,拿过空瓶对着我的龟头,右手继续按摩前列腺。同时说自己动一下吧。<br>我用右手使劲撸着阴茎,她眼睛盯着,看我手淫,这种感觉,真的太刺激了。突然,精液以超过我以往任何一次的力度强烈的喷了出来,在她的手上也留下了一点,并且,阴茎连续跳动了十几下。这一刻,我觉得我象神仙。<br>好了她的声音惊醒了我。<br>我起身,说了声谢谢。<br>她问谢什麽?<br>我说,这是我这辈子最愉快的一次射精。<br>你3天后来取报告。<br>我还想找你看,你什麽时候在?由于太过美好的经历,使得我想和她搞好关系。<br>一周后吧,那天我值班。看得出,她对我沒有反感。<br>何况,她是一个外地人,应该会愿意在这个城市交个朋友的。我所处的阶层也不错。我充满了自信。<br>一周后,我在同一时间又到了医院。到诊室门口一看,她正在看病,是一个男病人<br>。我打了个招唿:你好,医生。<br>哎,你等一会吧。她认出是我。<br>我在旁边坐下,看着他们。一会儿工夫,病人说了声谢谢后就走了。<br>我来拿报告。<br>她翻出一张报告,看了一下,说:是你的问题了,你的精子活力不足。<br>有什麽办法吗?<br>比较困难,主要看运气了。同时注意保养一下身体,调整一下节奏。<br>调整什麽节奏?<br>性生活的频率。你以爲是什麽?她笑着回答:盡量少一点,同时选择在你爱人最容易怀孕的时候进行,注意一下体位。<br>什麽样的体位比较好?<br>还是后入吧,完了以后让你爱人再多跪一会。她又有点脸红,我喜欢。<br>好的,谢谢医生,我以后再来看你。<br>不行了,我一个月后就要回去了。<br>我们聊了起来,原来她来自一个县医院,一个月后进修就结束了。我决定抓紧时间。<br>今晚我请你吃饭好不好?<br>爲什麽?<br>你帮了我,况且我还有些问题想问你,我们交个朋友吧?<br>好吧,这样,我2点下班,要不我们去喝茶吧。她比较爽快,同时提了个建议。<br>好的,那2点30分我在春天茶室门口等你好吗。约好以后,我就起身先走了。<br>2点,我到了茶室,这个时间段,人比较少。我挑了个僻静的包房,要了壶乌龙。2点25分,下楼去接她。刚好,她到了,穿一件白底细花的无袖长裙,很有味道。寒喧一番上楼坐定。<br>这个包间不大,约可容纳4人,凳子是火车椅式的,有**埝,我和她面对面坐下。说一些无关紧要的废话,以拉进距离。在此就不赘言。半个小时后,我们已经很融洽了,几乎无话不说。她是一个大方的人,生了一双丹凤眼,这种眼睛的人容易搞。<br>你来了一年,只回去过一次,你老公沒意见吗?我开始试探。<br>有啊,他来过很多次,他有车,反正路也不远。<br>他来幹吗呢?<br>你说能幹吗?<br>他要求强烈吗?<br>可以说,非常强烈,每次一到就要来一下,到晚上还要有。她笑着说,脸上写着幸福。<br>那你呢?<br>我还好,比较被动,但容易被他激起兴趣。<br>你不在,他怎麽办?找其他女人。我问。<br>应该不会,他很老实,不象你那麽会说。他会自己解决。<br>你是说手淫?我故意选择这样的用语。<br>是的,他会告诉我,我也知道他有这个爱好,我在家的时候他也经常这样。<br>我也喜欢,很怪,男人都这样。不过,上次你给我检查的时候是我最舒服的一次。我觉得我有时候比较变态。<br>爲什麽这麽说?她问。<br>我喜欢手淫,还喜欢当着其他女人的面手淫,也喜欢女人帮我手淫,我觉得有人看着我,我很兴奋。我一边说,一边将一只手放在档部揉了几下。<br>你不会又想了吧。<br>是的,你介意吗?我边说边拿出了阴茎,它已经大了。<br>在这裏你也敢啊?她看着我套弄自己的阴茎,颇有兴趣的口气说。<br>沒事,服务员不会来的,这家店的老板娘我很熟。我使劲的套弄着,<br>你来帮我好吗,想上次一样。说着我站了起来,走到她面前,勃起的阴茎,对着她的脸。<br>她盯着我的阴茎,其实,你的挺大的。不过象上次可不行,只能搞前面。说完,她用说握住我的阴茎。很烫的手,很舒服。她翻下我的包皮,职业性的检查着,很认真。<br>不错,挺幹净的,不过有一点未道。说完,她用餐巾纸蘸了点茶水,仔细的清理着我的龟头。完了以后又用鼻子闻了闻,对我说:你坐下吧,我来弄。<br>我在她身边坐下,抱住她,把手放在她的胸前问:可以吗。她点了点头。我从领口处伸了进去,妈的,真大,真软,乳头很硬很大。我使劲的搓揉着,全身有幸福感。她的手温柔的帮我手淫着。我们都不说话。<br>过了一会儿,我把手伸到了她的下面,感觉她的大腿根部已经湿了。<br>等一会。她用手挡了我一下。接着,她除下了内裤放在一边,站起身,拿了块湿巾擦自己的阴部。<br>我刚解过小便。她解释道。<br>我趁机撩起她的裙子看她。<br>真的不错她的屁股很大,很翘,阴毛教多且密,有些硬。肚子上沒有花纹,也不松,稍有些鼓。<br>我是不是很胖?<br>不,很好,我喜欢女人有些肉感的。<br>她坐了下来,手握我的阴茎。<br>其实,我喜欢给男人手淫。<br>你自己手淫吗?<br>有时<br>用工具吗。<br>大部分情况下不用,但有一阵我有点疯狂,试过很多东西。大学时候,不懂事,乱来的。我喜欢性爱。大学时几乎天天和男朋友做爱。我听了很激动,两个手指插进了她的阴道,使劲抽插,她流了很多。<br>她的阴道弹性很好,一个手指和两个手指的感觉差不多。<br>我喜欢你弄我。她的头趴在我的阴茎旁,低声说道。<br>我来了兴趣,这是一个敢于尝试的女人。<br>我放开她,让她躺下,分开她的双腿,舔了一下她的阴部,她抖了一下。试试杯子怎麽样?说完,我拿起一个小茶杯,在她的湿润的阴道中缓慢的插了进去。她的阴道收缩着,很是好看。<br>我坐到你身上来吧。她要求着。<br>她背对着我,用手扶着我的阴茎,缓缓的坐了下来。屁股真的很大,又白。<br>我的阴茎更硬了。她上下不断的套弄,我在后面欣赏她的大屁股。<br>突然,门口传来了脚步声,服务员问道,要加水吗。我把门拉开一条缝,说;不要。<br>有什麽需要你可以按铃。服务员显然看到了什麽,立即走开了。<br>暴光的风险,刺激了我们,我们两人象畜生一样搞着。<br>她流了很多水,滑滑的。我用手指沾了一点,捅向她的屁眼。慢慢的伸了进去。<br>舒服吗?我问。<br>很刺激。<br>鼓励之下,我伸进了大部分的手指,并动了起来。她快乐的呻咛着。<br>服务员又走了过来:你们轻点。这是一家不错的茶市,晚上有小姐。我一转念,趁机拉开了房门,让服务员彻底看清楚我们。:对不起,我要两快湿巾,再加点水。<br>服务员红着脸走了,过了一会老板娘一个40来岁的女人走了过来,手裏拿着我要的东西说:你们轻点,楼下都听到了。<br>我来过这裏几次,她帮我拉过皮条,很熟。<br>她是我朋友,沒关系的。我和女医生说。<br>你好福气,你的女朋友很性感。老板娘笑眯眯的说,看着我们做爱。<br>我要射了,<br>等一下。她把屁股挪开,用手来套我的阴茎。我也把手伸进了她的阴道。<br>你们可真会搞。老板娘看着我们手淫。<br>我要高潮了女医生有些狂乱,她放开了我的阴茎,站在我面前用手使劲的搓自己的阴蒂,随后叫了一声,全身痉挛,倒在了我的身上。我使劲地套着鸡吧,在两个女人的注视下,喷了出来。(全文完)<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