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七月的天气,闷热异常。 <br>教室面的几只吊扇全都已经开到了最大档,虽然下课了,<br>大多数人还坐在座位上——这么热的天,人一动就要出汗!<br>「小艺,下面有人找你。」 <br>上午第三节课下课才二分锺的时候,张小艺被告知:楼下有人找。 <br>太阳很刺眼,小艺有手挡着阳光,走到了学校门口草坪旁边。 <br>草坪旁边站着一个男人,三十多岁,看到小艺时脸上露出了惊喜的神情。<br>「请问是你找我吗。」小艺轻声地问。 <br>「是……是的……是我,你……你不认识我了」「你是……」<br>男人忽然鬼祟看了一下周围,低声道:「我小腹上有一块胎记的」「呃……」<br>张小艺沒想到刚刚才见面的男人会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来,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br>一时间沒反应过来。<br>那男人看到小艺茫然的表情不由地有点心急了,刚想要补充说明一下,<br>却听到小艺「啊」了一声。 <br>「你是……是你」小艺吃惊地道:「真的是你」「是啊,是我啊,我来找你……」<br>男人见小艺想起来了,很是高兴。 <br>看着眼前这个衣着朴素,却幹净整洁的人,小艺的思绪飘回了三个月前的那一天。 <br>当时正是农历的阳春三月天。虽然身在大城市,<br>不可能像在乡村田野一样放眼望去是满眼的绿色,<br>但浓浓的春意在每个人的心悄悄地滋生着。人们都爱春天,因为这是个多情的季节<br>张小艺沿着江边愉快地走着。堤上绿茸茸的垂柳把春天的气息带进了这个喧鬧城市。 <br>每个礼拜六小艺都要回家陪父亲过周末。以前她都是坐车回去,今天不一样,<br>因为她看到这一道绿色就决定沿着它走回去。<br>暖洋洋的阳光下,一位身着长裙的美丽少女在春意正浓的柳树下漫步,<br>这无疑是一道引人注目的风景。 <br>河流把城市割成了二半,一座大桥又把这二半城市连在了一起。 <br>大桥的旁边,有一道向下的台阶。张小艺停住了脚步,<br>细想一下自己都有好多年沒有到江边戏水了。<br>儿时和爸爸妈妈在江边嬉鬧的情景渐渐地浮现在脑海。 <br>一种怀旧的心情驱动着张小艺,她慢慢地走下台阶。<br>以前清沏的江水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漂浮着垃圾的污水。岸边长满了水草,<br>显然是长久沒有人来这了。 <br>张小艺沿着江边走去,看着面目全非的河流,心中有着一丝丝的失望。 <br>走到桥底的时候,张小艺看到了一个人,一个髒兮兮的人,一看就知道是一个流浪汉。 <br>桥的底坐有一个伸入堤岸二米宽的地方,这个地方挡风遮雨,<br>的确是流浪汉栖身的最佳场所。地上铺着一张破棉絮,他就躺在那,卷缩成一团,<br>仿佛被这个世界遗弃了。 <br>张小艺感到心中有一种东西在流动,她轻轻走过去,<br>俯身把一张十元的纸币放在了破棉絮上。我能做的或许就只有这么多了,张小艺心想。 <br>也许是听到了声音,流浪汉这时睁开了眼睛,<br>他做梦都想不到靠近眼前的会是一张少女如花般的面孔,这张面孔不带一丝人间烟火,<br>仿佛是天使的面孔。就算对着他也是微笑着,不像別人那样用鄙视的眼光看他。 <br>张小艺见他睁开了眼睛,便对他笑了笑,直起了身子就要离开。 <br>勐地,流浪汉坐了起来,死死地抱住了张小艺的双腿。 <br>「啊!」张小艺被这个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 <br>「你……你做什么!……」她挣扎着想挣脱他的双臂。但是任凭她如何地挣扎,流浪汉依然紧抱着她——他只是紧抱着她再沒有其它的动作。<br>慢慢地,张小艺稳定了自己的情绪。由于她的挣扎流浪汉被拖到了破棉絮外的地面上,<br>他坐在地上,抱着她的腿,仰着头看着她。张小艺接触到了他的目光,<br>他的眼神中充满着欲望、渴望,而更多的是乞求,在乞求她答应。 <br>张小艺一下子沒了主张,<br>这种眼神看起来就像是一条饿了很久的流浪狗在等着她施舍一点食物给它。<br>不知所措的她一下子傻住了,也忘记了挣扎,心却跳得更快了,<br>脸上不知道为什么一阵火烫,她悄悄地低下了头。<br>就在这一剎那,流浪汉「刷」地一下拉下了她的长裙,<br>一双晶莹修长的玉腿裸露在空气之中,大腿上的肌肤滑如丝绸,白如凝脂,<br>皮肤下青色的脉络清晰可见。 <br>流浪汉亲着、舔着,阵阵的女儿香传入他的鼻孔中,体内的欲火迅速地窜了上来。<br>他见到女孩沒有再挣扎,就放开了双臂,双手移到了她丰满的臀部,<br>轻轻拉下那条白色的内裤。张小艺的下身赤裸裸地暴露在了空气当中,<br>雪白的大腿和乌黑的*** 产生了强烈的视觉效果,流浪汉发疯似的把头往张小艺的胯下钻,<br>同时使劲地把她的臀部压向自己,双手还不忘了捏几把那多肉的屁股。<br>虽然午后的气温比较高,但毕竟还是春天,赤裸裸的下半身让张小艺感到一丝凉意,<br>到是在她阴部活动的流浪汉的嘴喷出一阵阵火热的气息,让她觉得有一阵阵的暖意,<br>更有一阵阵的酥痒从那传向全身。 <br>少女最娇嫩的部位受到如此直接而强力的刺激,特別是流浪汉那枯黄的胡须,<br>硬硬地,扎在阴唇上令人痒得既难受又舒服。不知不觉中淫水已从阴道壁上分泌而出,<br>预示着少女的欲望之火已经被点燃。 <br>流浪汉舔着,啜着,一丝丝的淫液刚流出洞口就被他的舌头卷得一幹二净,<br>就像一个唇幹舌燥的人突然发现了一个泉眼,贪婪地吮吸着那甘甜的泉水。<br>视觉、嗅觉、触觉、味觉四种感觉强力地刺激着流浪汉的神经,<br>体内炽热的欲火熊熊燃烧,胯下的那支肉棒涨的就快要爆裂了。<br>他轻轻地把张小艺按倒在肮髒的破棉絮上——他的动作很小心生怕弄伤了张小艺,<br>分开她的双腿,跪在中间,然后一把拉下自己的裤子,坚挺的阳具立即弹了出来。<br>张小艺躺在那,因为私处被完全暴露而羞涩地別过了头,<br>不过她还是偷偷地瞄了一眼那即将进入自己体内的东西:尺寸到是还可以,<br>就是太髒了,黑唿唿的一根,上面结满了一块块的污秽物,像是几年沒洗的样子。<br>还沒等张小艺抗议,那根髒东西随着流浪汉的一个动作刺入了她的体内。<br>「哦!……」充实的感觉令张小艺情不自禁地发出了一声呻吟,<br>沒想到立即就这桥洞中激起了一阵回应。 <br>张小艺吓了一跳,马上抿紧嘴唇。这可是白天啊!头上三米高的地方就是行人和车辆,<br>这儿可以清楚地听到桥上行人的说话声。此刻桥上的人们又哪会想到就在他们的脚下,<br>一个美丽可爱的少女赤裸着下身让一个髒兮兮的流浪汉压在身上肆意地耕耘。 <br>流浪汉压在张小艺的身上,不停地挺动着屁股,眼睛盯着她的脸,<br>少女天使般的面庞此刻添加了一种诱人的神彩。她的眼光似乎不敢与他相交,<br>害羞地移到別处。小巧的鼻子轻轻地翕动着,随着他的抽插而发出轻微的呻吟声。<br>抿紧的双唇形成优美的弧度,让人忍不着想亲一下,流浪汉张嘴就吻了下去。<br>「唔……」当张小艺看到了他满嘴的黄牙再闻到那令人作呕的口臭,<br>吓得拼命地扭头躲闭,说什么也不肯让他亲到。 <br>流浪汉试了几次都不能得呈,也就不再强人所难了,他把目标转移到了少女的胸膛上。<br>毛缐背心和衬衣轻易地被推到了脖子下边,露出了白色的胸罩和一大片雪白的胸膛。<br>流浪汉把脸埋在少女的胸部,不停地磨蹭,同时伸手到她的背后,想要解开胸罩的扭扣。<br>可是此时两人的重量全由张小艺的背承受着,他试了几次,可惜都沒有成功解开。 <br>张小艺自然知道他要做什么,看着他在心急地在她胸罩上拱来拱去的样子,<br>直让她发笑。她轻轻地挺了挺胸膛,背嵴下露出了一点空间,<br>那双正四处乱钻的手立刻找到了位置,有了张小艺的配合胸罩马上就被解开了,<br>一对白嫩的乳房小白兔似地跳了出来。少女的乳房饱满而有富有弹性,<br>就算躺着也保持着美好的形状,粉红的乳尖就像成熟的樱桃,诱人品嚐。<br>流浪汉看得两眼发直,他一头扎入了这两坨嫩肉之中,轮流地舔吸着那雪白的乳房。 <br>「哦!……」激张小艺禁不住又呻吟出声。<br>流浪汉粗糙的舌头蹭过她敏感的乳尖时仿佛产生了强力的电流,令她的身子不停地扭动。 <br>流浪汉张大嘴巴拼命地把饱满的乳房往嘴塞,<br>就像一个饥饿的人拼命地往嘴塞白面包。他啜着、舔着、咬着……<br>少女白嫩的乳房上全是他的口水和牙印。 <br>「啊!……啊……轻……点……轻点啊……」流浪汉有几下咬得用力了点,<br>令张小艺觉得点儿痛,生怕他会伤到自己;可是另一方面,<br>也正因为他的粗暴动作使张小艺产生了强力的快感,所以虽然她嘴叫着轻点轻点,<br>可是双手却抱着流浪汉的头紧紧地把他压在自己的胸膛上。 <br>乳房上产生的酥麻传边了全身,张小艺不停地扭动着身子,寻找着快乐的源头。<br>可插在她阴道中的肉棒因为主人忘情地亲吻着少女的乳房而停止了运动,<br>使得她下身越来越强力的骚痒无法得抑制──那需要的是强力的摩擦。<br>张小艺曲起双腿夹在了流浪汉的腰上,脚后跟抵住他的屁股,用力地压着。 <br>「唔……唔……动一下……」张小艺羞涩地要求,本以泛红的脸此刻更是红得像个熟苹果。 <br>听到女孩美丽动听的声音流浪汉擡起了头,一张春意荡漾的娇脸近在咫尺,<br>那殷红的小嘴不再紧闭,轻轻地张开着,吐气若兰,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正害羞地看着他,<br>眼充满着渴望,再加上腰上紧夹的双腿和抵在他屁股后面的双脚,<br>即使是傻子也知道接下来应该做什么了。 <br>流浪汉动了动身子,胸膛压在了张小艺的乳房上,屁股快速地上下运动,<br>开始了勐烈的抽插,阳具像打桩似地一下下杵入张小艺的体内,<br>与阴道内壁的嫩肉产生了剧烈的摩擦。受到刺激的嫩肉立刻分泌出大量的粘液,<br>随着阳具的进出而被带出体外,同时,因摩擦而产生的强力快感迅速传边了张小艺的全身。<br>「哦……哦……啊……哦……呜……!」在一波又波的快感下,张小艺忘乎所以叫出了声,<br>桥洞立刻就充满了她呻吟声,她吓得连忙用手捂住自己的嘴,<br>可压抑的声音还是不停地从她的手指缝中钻了出来。 <br>流浪汉看着身下女孩春潮泛漤的媚态,晃若是在作梦,<br>因为如此甜美可人的少女在他身下娇吟承欢的场景,只有在他的梦中才会出现。<br>但是那阵阵扑鼻而来的女儿香,那令人销魂蚀骨的呻吟声,那温暖光滑的胴体,<br>还有自己的宝贝进入女孩的阴道时,那种紧窄的感觉都在向他证实这一切都是真的。<br>流浪汉卖力地挺动着屁股,坚硬的阳具每次都整根沒入女孩的体内,<br>女孩的下身火热火热的仿佛是要把他的宝贝给融化了。 <br>阳具出入间激起了「唧咕唧咕」的水声,女孩是如此的多汁,<br>源源不断的淫水从二人的交合处渗透出来,原本晶莹透明的汁液混合了阳具上的秽物,<br>变成了灰色的粘液,顺着女孩的股沟流了下来。 <br>在这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的大桥下,两具格格不入的身体纠缠在一起,<br>阴阳交融所产生的快感让两人都不约而同地扭动着身子。流浪汉疯狂地撞击着身下的女孩,<br>阳具拼命地钻入女孩身体的最深处。张小艺挺动腰肢,迎合着流浪汉的撞击,<br>强力的快感一波一波地袭遍了她的全身,她迷失在这快感之中,<br>双手紧紧抱住流浪汉的身子,而忘记了要捂住嘴:「啊!……啊!……唔……嗯……<br>唔……啊……」 <br>令人心荡的声音放肆地从她的口中传出,回荡在桥洞之中。她雪白的屁股不停地擡动,<br>迎合着在她体内进进出出的阳具,快乐的源头就要到了。 <br>「唔……唔……啊!」一声娇唿之中张小艺泄出了阴精。 <br>流浪汉只觉得阳具被一股火烫液体所包围,<br>输精管周围产生了一种如有蚂蚁爬动般的麻痒,紧接着身子无法控制地一阵抽搐,<br>精液突关而出,然后整个人就软软地瘫倒在张小艺的身上。所有的动作都停止了,<br>只剩下两人粗细不一的喘息声,两人都沈浸在快感当中。 <br>「啪!」不知道是谁从桥上扔下了一个矿泉水瓶,落在水面上发出了响声。 <br>这声音把迷失在快感当中的张小艺给唤醒了,她忽地想起了这还是在大桥下,<br>想起了她还要回家。她推开身上的男人,坐了起来,扣上胸罩,拉下衬衣和毛缐背心。<br>她的下身粘乎乎地沾满了灰色的污物,身边沒带手纸,<br>她就捡起丢在一旁的内裤胡乱地拭擦一下,站起身放下长裙。 <br>她刚想要离开时,那个流浪汉坐了起来,<br>她看到那条刚才还在她体内肆虐的东西此刻软绵绵地垂在他的胯下,<br>那东西像是在她的体内洗了个澡,上面一块块的污垢不见了,显露出了原有的肉色。<br>流浪汉默默地看着她,一言不发。张小艺看到他的目光中多了一样感激,<br>她扭过头不敢再与他的目光相遇,转身向来时的台阶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