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面对众多热情的影迷,林玉如心中忍不住泛起兴奋的感觉,自从几个月 前,台湾的有缐电视台播出几年前她演出的古装武侠连续剧后,在本地的 人气就节节高升,这次应邀来台湾录制新的专集,连酬劳也随着提高了不 少,而刚下飞机就有这么多热情的影迷在欢迎她,对她而言更是意外的惊 喜,林玉如面对这些热情的影迷,露出亲切的笑容挥手回应着说:「谢谢! 谢谢你们来迎接我,谢谢!」随后她便搭上唱片公司的车离开了机场朝市 区而去-到了唱片公司后,林玉如稍作休息后便出席唱片公司所安排的新专集发 表会,新专集发表会在一间饭店内举行,发表会中来自各方的镁光灯闪个 不停,林玉如也很配合地摆出各种POSE。发表会举行了两个多小时结束, 此时林玉如觉得有些疲倦,于是伙同工作人员准备要离开饭店,正当他们走 到饭店大门的时候,有十几个热情的影迷早就在那裏等候要她的签名,心如无奈只好亲自为他们一个个签名。 -此时就在离饭店门口不远的地方停下了一辆Benz 600,车内后座坐了 一个肥胖的五十来岁的中年男人及一个清瘦三十来岁的男子,那肥胖的中 年人向那名清瘦的男子说:「安迪,那个小丫头是谁啊?怎么有那么多人 包围着她?」被唤作安迪的清瘦男子看了看回答说:「董事长!那个女孩 子是香港明星,叫做林玉如,最近在台湾蛮红的。」中年人失声说:「是不 是前阵子演武侠剧及拍卫生棉广告那个女孩子啊?」安迪点了点头,回答 说:「沒错!就是她。」中年人摸着下巴笑着说:「嘿!这小丫头身材看 起来还真的是有模有样的。」安迪心知自己老闆对林心如有意思,连忙说: 「那么要不我帮董事长跟她约个时间吃顿饭,您看怎么样?」中年人大笑 拍着他的肩膀说:「好小子!果然深得我心,就决定今天晚上吧!」 -安迪走出车外向饭店内走去,此时林玉如也已经帮所有影迷签完名正想 离开,忽然发现一个西装笔挺的男子正向她走来,安迪走到她面前递出了 一张名片微笑着说:「林玉如小姐是吗?你好!」林玉如接过名片看了一下, 上头写着「XX集团高级特別助理罗安迪」,林玉如笑了一下,点了头说: 「罗先生,请问有何贵幹吗?」罗安迪笑着说:「是这样子,我们刘德华事 长也是林小姐的忠实影迷,难得在此相遇,今晚董事长想作个东道,请林 小姐吃个饭,不知道林小姐可否赏光?」 -林玉如心知跟这种满身 臭的暴发户应酬,势必会招来一些不必要的麻 烦,于是笑着回答说:「实在很抱歉!这次来台湾,所有的行程都排的满 满,今天晚上我还要进录音室,实在沒空陪你们董事长吃饭,请你代我 <br>向 你们刘德华事长谢谢他的好意。」罗安迪轻咳了几声说:「林小姐,你別这 么快拒绝,我们刘德华事长的人脉很广,今天你陪他吃顿饭,日后保管你有 意想不到的好处。」林玉如脸色微变,冷冷地说:「从我踏进演艺圈开始, 从沒有希望靠过任何人的帮忙,你所谓的好处我并不稀罕。」罗安迪心中 暗骂、脸上陪笑着说:「林小姐当然是相当有格性的女孩子,跟那些光会 卖弄的花瓶当然有所差別,但是在演艺圈内多一个朋友照应,总是比较好 的,更何况这顿饭不会担误你太多时间,你不妨再考虑一下。」林玉如坚决 地回答说:「不必了!请你让开,我赶时间!」 -<br>林玉如与工作人员上了车后扬长而去,罗安迪无奈如斗败的公鸡垂头丧 气地走回了车内,刘德华听了他的报告后冷笑说:「好个不识抬举的丫头, 老子非给她一些颜色瞧瞧。」罗安迪问说:「董事长打算要怎么做呢?」 刘德华淫笑着说:「还 要我告诉你怎么做吗?当然是把这丫头扒个精光送 到我面前来,然后……一想起来,我的老二都硬了,哈……」罗安迪面有 难色,流出了冷汗说:「董事长,从前那些女人都可以用钱来打发,可是 这丫头似乎不吃这一套,要她乖乖只怕有些困难。」刘德华点了一根烟,抽 了一口后缓缓地说:「公司的刘副总下个月就要退休了,副总的位置我打 算从你们这些年轻人裏挑个人来接任,要是这件事你办的妥当的话,副总 这个位置就是你的。」罗安迪大喜,高兴的说:「多谢董事长的提拔,这 件事包在我身上,保证办的妥妥当当。」刘德华拍着他的肩膀大笑说:「这 样才对嘛!只要是为我盡心办事的人,我是绝对不会亏待他的,哈……」-三天后,林玉如在录樱室工作完了之后,跟工作人员一起到KTV唱歌, 到了九点多钟,林心如觉得有些累便先行离开,她回到唱片公司为她租来的 小套房时已经十点多了,正当她拿出钥匙打开房门的时候,从角落裏跑出 了一个蒙面人,从背后掩住她的嘴巴用力将林玉如拉入房间内,林玉如用力挣 扎着企图要挣脱蒙面人的怀抱,但是蒙面人的力气实在比她大得多了,任她如何用力也无法挣脱,最后她用力咬了蒙面人的手腕一口, 蒙面人吃痛 用力将她推倒在地上,林玉如摔倒后忍痛爬起便想夺门而出,哪知道蒙面人早已洞悉他的心意,已经先一步挡在门口将房门锁上,蒙面人手中多出一 把锋利的剃刀,并发出阵阵阴险的笑声。 -<br>林玉如害怕地问:「你……你到底是谁?想做什么?」蒙面人一把抓住 她的头髮,林玉如痛的连忙大叫说:「放……放开我!」蒙面人并不答话, 将刀背在她的脸上轻轻划过,林玉如吓的动也不敢? <br>将她压倒在桌上,此时林玉如再也忍不住哭了起来。 -此时 面人将剃刀移到她的胸前,<br>林玉如向来对穿着方面不太讲究,今天她只穿着轻便的T恤及牛仔裤而已, 面人眼中露出异样的光芒,只见 他挥动剃刀将林玉如身上的T恤割破,林玉如吓的连忙喊叫:「不要啊!」 -<br>面人再将那粉红色的胸罩扯下,只见她那对尖挺可爱的乳房跑了出 来, 面人发出如野兽般低沉的吼声,疯狂地吸吮着林心如的乳房,林玉如不敢直视,只觉得一条又湿又软的东西不断地舔舐着自己的乳房,她想起自 己活了二十几岁从未让男人如此非礼过,如今却被一名陌生男子凌辱,一 阵屈辱的感觉涌上心头,串串泪珠自眼眶落下。 -蒙面人玩弄她的乳房好一阵子后,开始动手要脱下她的牛仔裤,林玉如 连忙想要推开他,蒙面人大怒,一拳打在她的腹部,林玉如痛的差点晕了过 去,动也不能动。脱下牛仔裤后,蒙面人用剃刀将林玉如的内裤割破,将内 裤扯下后终于看到她那迷人的嫩穴了。林玉如的阴毛柔柔软软地甚是可爱, 一道粉红色的肉缝被两片阴唇包裹着,蒙面人解下裤子,把一根早已硬挺 的肉棒掏出,准备向那可爱的嫩穴进攻,林玉如下意识地将两腿交叉夹紧, 企图守住女人最后的禁地,蒙面人将剃刀沿着她那雪白的肚皮划去,林心如 这才吓的乖乖将两腿分开。蒙面人刻意向林玉如展示他那巨大肉棒,林玉如看 到这么大的肉棒,吓得眼泪都流出来了,她连忙大声唿救,蒙面人大怒, 用割破的内裤塞住她的嘴巴 –<br>濛濛蒙面人将林玉如的大腿抬起,并用双手将双脚勾缠住他的腰部,让她整 个人坐在半空中,而蒙面人如此便很容易能够对准林心如的肉穴,他握住肉 棒在林玉如肉穴洞口轻轻地摩擦后,只见他腰部用力,将整支肉棒用力向上 一挺,林玉如忍不住惨叫一声,林玉如感觉到下体有被撕裂感觉,她紧咬着嘴 唇、紧闭双眼,含着眼泪地被蒙面人所佔有。 -蒙面人的肉棒插入林玉如的肉洞后,忍不住发出野兽般低沉的吼声,前 所未有的紧迫感让蒙面人舒适得所有毛髮都快竖立起来,而林玉如只是觉得 下体既灼热又疼痛,只能强忍痛苦盼望时间赶快过去。蒙面人看了一下心如的肉穴,发现流出的淫液中夹带着血丝,蒙面人冷笑着说:「嘿……原 来你还是处女啊!」说完他便加速了肉棒抽送的速度 -由于蒙面人抽送的动作过大,以致脚步不是很稳,有一点前后晃动, 而林心如虽心有不甘但又害怕跌倒,只好更抱紧蒙面人,而她抱得越紧,下 体与蒙面人的结合就更紧密,如此却令蒙面人更加受不了。他用双手紧抓 住林玉如的屁 <br>股准备作最后的冲刺,他用盡了所有的腰力向上刺,每一刺都 直抵林心如的花心,林玉如也痛得有些受不了,她双手紧抓住蒙面人的脖子, 流着眼泪内心直喊:「好痛!不要……不要了!」蒙面人肉棒正痛快着, 才不理会林玉如的感受。 -就在汗水与泪水相溶之№,蒙面人的肉棒终于爆发了!一股温热的精 液射入林玉如的子宫裏,而林玉如脸上已经沒有了表情,只留下两道明显的泪 痕。蒙面人拔出肉棒将她放在桌子上,然后从口袋拿出一台小型照像机, 朝躺在桌上的林玉如照了几张片后便急忙离开了。 -过了不久林玉如才缓缓起身,看见地上一小滩殷红的血迹,她知道最宝 贵的贞操已被人夺走,此时她再也忍不住抱头痛哭。 --※后记:本篇末段借用了別人大作中的精彩片段,由于不知道这位仁 兄是谁,实在无从谢起,有谁能告诉我吗? --<br>(二)-林玉如自从被 面人强姦后心情跌到了谷底,但是她又不敢将内心的痛 苦告诉旁人,深怕万一传播媒体将这件事喧染开了,她的演艺生涯就要到 此结束,于是她只有强忍内心的痛苦,希望尽快将录制新专辑的工作。 -一个星期过后,新专辑终于录制完成,唱片公司为了慰劳全体工作人 员,特別开了一个庆祝酒会,林玉如本来不想参加,但是在唱片公司老闆的 盛意下还是免为其难地出席了。正当酒会进行到一半时,林玉如一个人离开 会场到外面透透气,此时唱片公司的小弟拿了一束玫瑰交给她,林玉如好奇 地问是谁送的,小弟只说是花店的人送来,指名要交给她。 -小弟离开后,林玉如发现玫瑰裏夹带着一封信,打开信封后林玉如脸色变 的很难看,原来信封内有五张当时她被 面人强姦时所拍的照片。此时她 的行动电话响了起来,她心神未定的拿起了电话,只听见电话另一端传来 一阵阴沉的笑声说:「Hi!小宝贝,收到我送给你的礼物了吗?」 -林玉如听见这个声音,一阵寒意打从心底升起,她惶恐地说:「你…… 是你!」只听见对方奸险地说:「怎么?听见我的声音,兴奋的说不出话 吗!」林心如咬牙切齿地说:「你……你这个魔鬼,我恨不得杀了你!」对 方淫笑着说:「嘿!幹么这样狠,毕竟我是你第一个男人,那天晚上看你 那副骚样,你不是被我幹的很爽吗!哈……」林玉如气愤地流下眼泪,大声说:「住嘴!你……无耻,你究竟要做什么?」对方冷笑说:「要是你不 想那些照片上报的话,五分钟内你马上到大门口。」话一说完,便挂了电 话。--林玉如内心不禁犹豫要不要去,最后林玉如做出了决定,她不甘受辱,决 定要看看对方究竟是谁,于是她急忙走向大门。 -她到<br>大门后刚好过了五分钟,等了好一会儿也不见对方出现,她松了 一口气,心想大概对方已经知难而退。她看看手錶已经九点多了,刚才被 对方这么一鬧,她再也沒有心情回到酒会上,于是她招了一辆停在路旁的 计程车打算回到住处,上了车后林玉如觉的好累,打算稍微阖一下眼休息。 -过了十几分钟,她缓缓地张开双眼望着车窗外的夜景,忽然她发觉这 条路的方向并不是通往她的住处,她急忙向司机说:「司机先生,你开错 方向了!」但是司机并不理会她,林玉如心想:那有这样沒礼貌的人!正准 备叫他停车的时候,她忽然发现司机的右手上有一个明显的齿痕,一阵莫 名的恐惧从内心升起。计程车忽然停下,林玉如急忙想要打开车门,可是再 怎么用力也打不开。 -只听见身后传来阴险的笑声:「怎么了?我的小宝贝!」林玉如回过头 来想要看清楚对方的面貌,只听见「嗤」的一声,黑暗中一道电光闪起, 林玉如应声倒下。车内的灯光亮起露出一张阴沉的脸孔,对着已经昏迷的心如冷笑着说:「你是我升官发财的阶梯,我怎么可能会放过你,哈……」 -別墅内,罗安迪将昏迷的林玉如放在李德华的面前,李德华对他表示贊许, 说:「嘿……你这小子还真有两下子,这个丫头竟然给你弄来了,硬是要 得!」罗安迪微笑着说:「董事长过奖了!董事长交待的事,我怎么敢不 盡力而为!」只见李德华竖起大拇指,大笑说:「好小子!果然有前途,不 枉我花费一番心血栽培你。」罗安迪陪笑说:「日后还要请董事长多多提 拔!」李德华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放心,对我盡忠的人,我是不会亏待他 的!」罗安迪欠身说:「那么我不耽误董事长的时间了,请董事长好好享 用吧!」 -罗安迪离开后,李德华伸出他那肥短的手指,轻抚着林玉如的脸蛋,淫笑 着说:「嘿……当真是滑不熘手!」他意犹未盡的又抚弄了一会,才抱起 她,小心翼翼地走下了地下室。只见地下室内有一个大字型的木架,李德华 将她放在木架上,将她四肢用皮带绑住,李德华知道等一下她就要苏醒了, 于是动手将自己的衣服脱光,一根黑亮的肉棒硬挺了起来,他开始欣赏抚 摸林玉如那玲珑有致的身体。 -过了几分钟,林玉如眼睛缓缓张开醒了过来,吓然发现自己四肢被绑不 能动弹,身旁还有一个又肥又丑的男人正在抚摸自己的身体,林玉如大惊失 色说:「你是谁?啊呀……不要,救……命……救命啊……求求你……不 要啊!」-李德华露出阴险的笑容说:「我的小美人,你醒了吗?」林玉如不断地用 力挣扎,但双手被绑,怎么也无法逃走,李德华淫笑着对她说:「你还是? <br>?省力气吧!这些是牛皮,你再用力也是无法挣脱,还是乖乖听我的话,免 受皮肉之苦。」林玉如怒駡说:「畜牲!禽兽不如的东西!」李德华冷笑说: 「尽管骂吧!等一会儿看我怎样幹你!」只见他双手用力一撕,林玉如的上 衣已被撕裂,露出她那雪白的肌肤,李德华看的眼睛发直,口中喃喃自语的 说:「它妈的!果然是好货色,老子玩过这么多明星,还沒碰过这么正点 的。」 -<br>李德华忍不住狂吻林玉如说:「小美人,不要怕,我会好好疼你,等一会 儿老子的大鸡巴就要把你幹的爽歪歪,你高不高兴啊?」林玉如哭喊着说: 「不要……求求你……放了我……不要啊!」全身乱动挣扎不已,李德华再 将林玉如身上的衣物盡数除去,一具完美无瑕的胴体出现在他的眼前,李德华 忍不住吸吮她的奶子,边吸边称赞说:「太美了!乳头还是粉红色,太好 吃了!」林玉如忍不住啜泣而道:「放了我吧!求求你放了我,我不会报警 的。」-李德华听她这么说,伸出舌头在她脸上来回轻舔地说:「放了你?我这 么辛苦才把你弄到这裏,就是想要狠狠地操你,你想,我会放了你吗?」 李德华这种态度,使林玉如知道她已无法逃走,当李德华开始亲吻她时,将粉颈 一扭別过头去,眼泪不停涌出,犹如待宰的羔羊一般,那楚楚可怜的模样 使李德华益越兽欲大发,用手将她的脸转正,开始品尝那樱桃小口。两唇相 碰,林玉如只觉全身血液像冻结起来,她流着泪,脸色苍白,身体不停的颤 抖,李德华欲火高涨,阵阵热潮从丹田直透神经中枢,他那九寸长的阴茎早 已挺立如柱。只见他的双手慢慢下滑抚向双峰,林玉如害怕的又开始扭动身 体抵抗,那知腰部一动,觉的自己下体被一根火热热的东西顶了一下,更 加害怕的大叫:「不要……不要……求求你……不要……」-李德华淫笑着说:「放心,我不会这么早幹你,我要让你求我幹你。」 只见他从箱子中拿出一根电动阳具,又取出一罐透明色的药膏涂在电动阳 具上,林玉如见状害怕地说:「你……你要做什么?」李德华淫笑着说:「就 让你尝尝这东西的滋味。」林玉如急忙喊道:「不……不要……求求你…… 不要啊!」李德华不加理会启动开关,只见电动阳具开始动了起来,<br>李德华将电动阳具缓缓地送入林玉如的肉穴中。沒一会儿,只见她唿吸越来越急促, 全身有如虫蚁啃蚀一般的难过,林玉如忍不住哭泣着说:「饶……饶……饶了我吧!救……救命啊!」<br>李德华不加理会,更伸出左手使劲的掐住她那雪 白的乳房,林玉如痛的大叫说:「不要啊!好痛啊!小淫妇的奶子。」 -沒一会儿,林玉如那雪白的乳房上已被掐出殷红的指印,她哭泣着说: 「呜……请你饶……了我吧!」李德华伸出舌头,轻舔着被掐红的乳房说: 「你求我操你吗?」<br>林玉如内心迟疑不做声,李德华见状狠狠地咬了她的乳房 一口,只见她痛的眼泪如泉水般流下,李德华抓住她的秀髮对她说:「我再 问你一次,你这头母狗要我操你吗?」林玉如知道再不顺从的话,下场只会 更加悲惨,于是含泪回答说:「是……我……我要你来操我……」李德华露出得意的笑容,摸着她的脸蛋说:「你终于屈服在我的脚下了,哈……」 他将林玉如的四肢解开,再将那根电动阳具取出,用了另一条狗链栓住了玉如的颈部。 -经过刚才那一番折腾,林玉如全身早已?茬n无力,只见李德华坐在一张沙发上,拉着狗链说:「你这头母狗,给我爬过来!」林玉如含着眼泪慢慢爬 到他的前面,李德华坐在沙发上仔细看着林心如,他过去玩过不少女人,但是 像林心如这样新鲜的美女还是第一次,林玉如的裸体美的让人激赏:鲜红白嫩 的双乳、纤细的柳腰、修长有美感的大腿、洁白的肌肤,还有那下腹发出 黑色光泽,那副楚楚可怜的样子,使得他眼睛裏充满了欲火,勃起的肉棒 就更挺高。林玉如红着美丽的脸,跪在他的双腿间,刘德华淫笑着说:「你知 道该怎么做了吗?」林玉如红着脸说:「知道……」李德华将她的头按下说: 「来吧!好好的伺候我。」 -刚才插入她体内电动阳具上的催淫剂开始产生作用,林玉如的心境和刚 才完全不同,以顺从的态度开始把肉棒含住嘴裏,只见她伸出那灵巧的舌 头吸吮着肉棒,慢慢地张开嘴把肉棒含进嘴裏。巨大的肉棒深入时,林玉如 痛苦的皱起眉头,进入到快达根部后就前后摆头,让肉棒进进出出,李德华 的肉棒开始更粗大,快要将她的小嘴撑裂。李德华低头看着林玉如,一面用手 抚摸乳房,一面发出得意的笑声,美女用嘴吸吮肉棒的滋味,对他而言实 在很美妙。-<br>只见李德华淫笑着说:「小美人,我的肉棒够大吧!」林玉如的嘴巴被肉 棒塞满不能说话,林玉如抬起双眼看李德华,在她的表情上已经出现被虐待的 喜悦。她用舌尖顺着肉棒的背侧来回舔拭,从她的嘴裏发出满足的哼声。 细嫩的手指握满唾液肉棒,温柔的上下揉搓,舌尖在龟头下摩擦。李德华忍 不住仰起头呻吟:「啊……太好了……小骚货……用力舔啊……」林玉如又 把勃起的肉棒完全吞入嘴裏,开始做活塞运动,李德华的哼声愈来愈大,他 将肉棒抽出林玉如的小嘴,这时候他命令林玉如像狗一样趴下。李德华在林玉如的 身后,用手指玩弄林玉如的? <br>「嘿……好个骚货,原来光是舔舔肉棒,骚穴就流出这样多的淫 水了,看看老子怎么整治你!」 -他将林玉如放在椅子上,让她雪白肥嫩的臀部高高翘起,李德华髮出淫猥 的笑声说:「我要操的你变成我的奴隶!」李德华从林心如的背后用肉棒对正 阴户,只听见「噗」的一声,巨大的肉棒已经进入她的体内,林玉如的黑髮 在雪白的背上摇动,这时候忍受屈辱的哼声,很快变成甜美的哭泣。 -李德华的身体开始用力前后摆动,林玉如的肉体也随着摇动,当肉棒完全 进入时,李德华得意的笑着双手抓住乳房揉搓。只听见林玉如娇喘连连地说: 「啊……轻……轻一点……呜……我……我受不了……啊……」李德华听了 她的哀求,丝毫沒有怜香惜玉,反而更加使力不停的抽插,使林玉如的悲更强烈:「拜託……饶……饶了我吧!我快要死了……啊……」李德华拍打 着她的屁股说:「小美人,你这样快就要泄了吗?你这样骚的女人,这样 喂的饱你吗?哈……」林玉如忍不住摆动腰部来迎接肉棒阵阵的冲击,到这 地步,她早已忘却屈辱,淫媚的肉体贪婪的吸吮着肉棒,让她登上淫欲的 巅峰。 -李德华又拿起放在身旁的电动阳具,在林玉如沒有防备之下插入她的屁眼 之内,林玉如只感到从肛门传来一阵撕裂般的剧痛,她忍不住大声痛叫说: 「啊……好痛……哎呀!」李德华看见林玉如惨叫后更加兽性大发,用力抽动 电动阳具在她的屁眼进出,林玉如那窄小的菊门那能禁得如此摧残,鲜血由 屁眼流出,染红了她那雪白的臀部,她痛的声泪俱下求饶说:「拜託…… 饶……饶了我吧!我受不了……好痛啊!」李德华将电动阳具抽出,只见上 面染红了鲜血,他伸出舌头舔了舔上头的鲜血,狰狞的笑说:「嘿……真 是好味道!现在换我的老二要进入了。」话一说完,他将肉棒自嫩穴中抽 出,深唿吸后腰部往前一挺,肉棒已进入林玉如的肛门。 -林玉如的屁眼二度遭受异物侵入,虽然还是很疼痛,但是李德华很有技巧 的以龟头磨擦她的屁眼缓缓前进,他的双手也沒閑着,轻揉着她尖挺的奶 子,在上下 攻的手法下,林玉如的浪穴裏淫水有如泉水般涌出,直把她的 一颗心逗的又骚又痒,口中的痛唿声也变成阵阵诱人的呻吟声,只见林玉如 双颊绯红、媚眼如丝,慵懒无力的说:「嗯……好热……好痒……哼…… 啊……」刘德华见她骚态毕露,心知她已沉溺在淫欲中,他停止动作对林玉如 说:「小骚货,你是不是要我操你的屁眼啊?」林玉如喘息着!」李德华淫笑着说:「那你应该说『请主人用大鸡巴用力操小骚货的 屁眼』这样才对啊!」林玉如失神般的说:「好……请主人用……大鸡巴用 ……力操小骚货……的屁眼!」李德华大笑说:「什么清纯玉女!你还不是 像母狗一般,变成我的奴隶!」林玉如失神般的说:「是……我是主人的奴 隶。」 -李德华不再戏弄她,开始挺起肉棒狠狠地操林玉如的屁眼,每一次冲击都 进入最深处,把林玉如整个人顶的像是抛上云端一般,李德华边玩她的奶子边 幹她的屁眼说:「小骚货,老子幹的你爽不爽啊?」只见林玉如的秀髮狂乱 的舞动,呻吟般的回答说:「爽……快爽死了……哼……请主人用……力 幹……啊!」此时李德华将肉棒自林玉如的屁眼中抽出,再将她的身体翻过身 来,把那肥胖的身躯压在林玉如的身上,他狂吻着林玉如的嘴唇,那又湿又黏 的舌头进入林玉如的嘴唇中,林玉如的四肢有如八爪鱼一般紧紧缠着他,年青 美女与中年丑男裸身拥吻,形成一副不搭调的画面,只见林玉如像发狂般的 说:「快……快幹我……快用力幹死我啊!」刘德华的肉棒再次进入她的嫩 穴中。 -林玉如的浪叫声随着肉棒的抽插忽急忽缓,两人又搞了二十几分钟,玉如体内喷出一股温热的阴精,淋在李德华的肉棒顶端,李德华急忙将肉棒抽出 再塞进林玉如的嘴巴中,一股温热腥臭的精液射入她的嘴中,两人全身无力 的躺在一起相互拥抱,林玉如的脸上露出愉悦的表情,残馀的精液自林玉如的 嘴角流下,李德华知道她的身心已经被他驯服了,他开始计画要怎样进一步 将她改造成不折不扣的淫娃荡妇。 -三天后,林玉如摆脱清纯玉女的形象,以极为大胆的装扮出现在新专辑 的发表会,令许多人大为讶异,许多人问她失踪三天来到底去了那裏?为 何回来后造型有这么大的改变?她只是笑而不答。 -结束了在台湾的行程返回香港后,林玉如摆脱玉女形象,开始准备拍写 真集及拍三级片,但是无论她有多忙,每个月她总会抽空飞来台湾几天, 她来台湾做什么呢?相信只有我们才知道。<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