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催眠生产~体臭系催眠贴纸<br /><br />作者:indainoyakou<br />字数:1.7万<br /><br /><br />  拿到了能让女生瞬间发情的体臭系催眠贴纸,马上试用看看吧!呜嘿嘿嘿!<br /><br />  《催眠对象:只会读书的死脑筋妹妹(16岁)》【贴纸种类:臭?】<br /><br />  我家妹妹从小就是个书虫,明明长得还不错,却整天戴着粗框眼镜、紮着土<br />气小辫子、抱着连我都看不懂的原文书,浑身散发出台大以上、哈佛未满的气场。<br />她比我矮一颗头,大概一五零公分出头;体重前几天才量过,四十四公斤;不晓<br />得胸围多少,但是她的奶罩有D 罩杯,漂亮地继承妈妈的巨乳血统.<br /><br />  「你要干嘛?又有功课要我帮忙喔?高中程度的题目好歹自己写吧,课堂不<br />都有教吗……」<br /><br />  趁回家还没洗澡、仍穿着学校制服在房里读书的妹妹竖起手指碎碎念,我以<br />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把黑色的「臭?」贴纸贴到她的右手臂上!然后不意外地被甩<br />了巴掌!<br /><br />  「你干嘛啦!贴这什么东西……哦……哦哦……?」<br /><br />  立即见效!<br /><br />  「哦齁……!等……哦……不要……!」<br /><br />  妹妹的眉头像在抗拒催眠贴纸似地皱紧,整个人用力到鼻孔都撑开来嘶嘶地<br />喷气,却还是敌不过强大的催眠效果。不到十秒,狰狞一时的脸蛋完全放松下来,<br />像个呆子般松开眉毛、嘟起嘴唇,对眼前的我迸出低俗吼声:<br /><br />  「嗯齁……!嗯齁哦哦……!」<br /><br />  妹妹的瞳孔因为催眠效果而失去光泽,使那张阿呆脸看起来更呆滞。她的身<br />体很快就飘出阵阵体味,宛如刚做完激烈运动那么浓郁。贴着「臭?」贴纸的手<br />臂开始不安分地往身上抓来抓去,我趁机摸向那对优良血统制造出来的巨乳,不<br />料又被甩了巴掌!干!啊不是发情吗!<br /><br />  不管发不发情都尽情往我脸上招呼的妹妹,突然间停止无意义的淫吼,坐姿<br />媏正地向前稍微驼着背,一手挡住右眼、面带愁容地说道:<br /><br />  「别碰我,愚昧的凡人啊……」<br /><br />  猝不及防的中二化!<br /><br />  「我的真名乃是阿克奈兹?切尔诺伯格……」<br /><br />  那不是你老哥手游里面的名词吗!<br /><br />  「还不明白吗?」<br /><br />  请问我现在是要明白什么东西蛤!<br /><br />  「……」<br /><br />  (虽然觉得妹妹体臭有点浓但是怕被打不敢说)<br /><br />  「……意思是想被愚昧的凡人玩弄於股掌间啦!」<br /><br />  突然的暴走!<br /><br />  「从刚刚开始就一脸听不懂的臭奶呆脸烦死啦啊啊啊──!」<br /><br />  妹妹、鬼吼鬼叫着扒掉学生制服!<br /><br />  「你这傢伙少在那发呆!脱啊!给我脱啊!」<br /><br />  林北、被两眼无神却浮现爱心的妹妹强行扒衣!<br /><br />  「哦齁……!不,等等……齁……再给我一点时间!闇之天使长!」<br /><br />  妹妹的眼睛明明都空洞无光了,居然还可以耍中二,不愧是台大起跳的高材<br />生啊!看她又急又快地念些令人鸡皮疙瘩的话,不时颤抖或仰起脖子「齁!齁!」<br />地喘息,我的老二为这新奇的一幕产生了激烈反应。当妹妹强行把我脱到只剩一<br />件内裤,而我的BIG  GUN 又对着只穿内衣裤的她勃起时,她忽然压低眉毛、正<br />色说道:<br /><br />  「顺带一提,闇之天使长是我族一直以来的守护天使。」<br /><br />  呜喔喔喔喔尴尬到老二软掉惹痾痾痾痾──!<br /><br />  「呵!就让我用继承闇之血脉的这双手……呜!」<br /><br />  或许是本能意识到再让这小王八蛋耍厨会一事无成,身体在我反应过来前就<br />自己动了起来,强行将喃喃着五四三的妹妹拉往床上。妹妹毫无反抗地瘫软在床,<br />四肢微微敞开,她那原本处理得相当乾净的腋下看起来黄黄髒髒的,飘出相当浓<br />厚的酸汗味。这股体臭平常肯定会让人怯步,但因为是JK的汗臭……一度软掉的<br />老二再次乒乒挺立啦!<br /><br />  事不宜迟,我立刻脱下卡到难受的内裤,在妹妹面前挺起(未来也许会变成)<br />美利坚尺寸的大鸡鸡. 妹妹眼中的爱心变得更强烈了!<br /><br />  「嗯齁……!愚昧的凡人就该是这种又小又臭的鸡鸡……!」<br /><br />  干你娘有没有胶带……一时找不到能贴住那张嘴的东西,只好派林北的老二<br />亲自上阵!<br /><br />  我以拔山倒树之势骑上妹妹的小腹,再一路往上翻越D 岭,来到她嘟起嘴唇<br />齁齁叫的脸前。被她说成又小又臭的老二刚抵达,这发情小妞就自动张开湿答答<br />的唇。喔耶!一杆进洞啰!<br /><br />  「哦咕……!」<br /><br />  前进突刺!杀──!<br /><br />  「哦噗!呜噗!滋噗!滋噗!」<br /><br />  喔齁齁……!<br /><br />  明明是张臭嘴却意外地湿软,嘴唇也闭得够紧,插起来非常舒服!<br /><br />  「嘶噗!啾噗!啾噗!噗呵……!凡人的臭鸡鸡,好臭好好吃……!嗯噗、<br />啾噗!啾啵!啾噜!」<br /><br />  一旦我放松力道,眼冒爱心的妹妹就自动前后摆动她的脑袋、大力吸吮口中<br />屌。这爽度比起我自行动腰来得猛,老二毫无招架之力啊……!<br /><br />  要是给她继续吸下去,不出半分钟就要射了。我赶紧我取来枕头给妹妹垫着<br />头,这样嘴巴的角度就更完美、更适合由我这方发起进攻。<br /><br />  「嗯噗……!啾噗……!」<br /><br />  我先试着轻轻抽插,收到暗示的妹妹配合我减缓吸吮力道。接着逐渐提升抽<br />插速度,让被她吸得湿淋淋的老二恢复一进一出的连贯动作,滋噗滋噗地干起她<br />的小嘴。<br /><br />  妹妹的体臭变得更浓了,是不是因为她的身体也兴奋起来呢──当我把她的<br />嘴巴当成自慰套抽插时,身后传来妹妹自行解开胸罩、脱下内裤的窸窣声,接着<br />是带有湿润感的搓揉音。<br /><br />  「嗯咕!哦咕!嘶噗!嗯噗!」<br /><br />  滋啾、滋啾──<br /><br />  我保持着腰部节奏回头一看,妹妹左手正在两腿之间摆动。她的阴毛长得很<br />稀疏,有毛还没长齐的感觉,但是受到催眠贴纸的影响,味道整个漫出来了。和<br />她腋下飘出的浓厚汗臭味不同,下半身传来的味道有点腥、称不上很臭,大概就<br />是手淫带出的气味吧。这阵味道只在床上瀰漫一会儿,就被越发浓臭的体味盖过<br />去。<br /><br />  「嗯噜!嗯噗!嘶、嘶噗……」<br /><br />  妹妹的眉毛弯了下来,陶醉发红的脸庞重新噘起嘴,吸力又往上提升到难以<br />抽插的强度。正好我腰也有点痠,便逐渐放轻动作,让含着肉棒噘嘴噘到双颊内<br />凹、人中拉长的妹妹自行吸出一副章鱼嘴,任凭这个小骚包边抠自己的鲍、边像<br />只啄木鸟快速地摆头吸屌。<br /><br />  「嗯滋!啾滋!啾滋!滋咕!嗯!滋噗!」<br /><br />  一边闻着大奶JK的体臭、一边享受着积极的口交,实在教人受不了啊……<br /><br />  再憋下去就要伤身了。於是我放松跪在妹妹肩膀两侧的大腿,老二往吸得啾<br />噗响的章鱼嘴缓缓推进到底,睾丸都贴到她下巴去了。妹妹从前后吸吮改变成快<br />速舔弄,用她温暖又柔软的舌头舔舐着我这闷上整天、肯定还带有尿骚味的臭龟<br />头,彷彿非把上头累积的髒垢舔乾净不可。我就在她针对龟头的连环舔弄中射精<br />了。<br /><br />  「嗯……!嗯、嗯呜……!」<br /><br />  射精瞬间的冷颤似乎传到了妹妹身上,口爆同时,躺在床上的她也轻微颤抖<br />着。后方传来的抠鲍声加速约五、六秒,波澜万丈的潮水声过去便倏然平息,只<br />留下一脸潮红的妹妹温吞饮精的声响。<br /><br />  人生第一次的口爆与吞精对象都是妹妹吗……射精后迅速冷静下来的脑袋总<br />觉得有点罪恶感。<br /><br />  但是,发情的妹妹仍然不肯放过我。<br /><br />  本已软掉的老二在妹妹温柔的啜吸与体臭刺激下,一颤一颤地再度勃起了。<br /><br />  这次我只在妹妹嘴里停留到爽感整个被吸起来的阶段,就推开越吸越紧、紧<br />到章鱼嘴再现的那张脸。肉棒噗啾一声拔出大大噘起的嘴巴,妹妹仍欲求不满地<br />从嘟高的双唇内伸出湿淋淋的舌头,对着渐离渐远的肉棒一阵空舔。<br /><br />  「嘶噜噜!嗯噜嘶噜噜噗!齁!齁!齁哦……!」<br /><br />  我强忍想再次插爆妹妹嘴巴的冲动,在她的舔舌挑逗下继续往后退,到她身<br />体大部分都映入眼帘为止。<br /><br />  妹妹扬起贴着「臭?」贴纸的手臂,让她乾净但浓臭的腋窝飘出更强烈的酸<br />汗味。我那硬到不行的老二正在她高潮后湿亮一片的粉红肉穴前,鼓胀的龟头几<br />乎要碰到稍微敞开的小阴唇。<br /><br />  越闻越来劲的体臭中,我看见妹妹往内凹陷的乳头伸挺起来。她的奶子好大,<br />揉起来非常柔软;淡茶色乳晕小小的,从小片晕体中探头而出的奶头显得特别大。<br />我让肉棒随意顶着妹妹的私处,伏下身来拱起她的大奶,含住红葡萄似的奶头.<br /><br />  「哦齁……!」<br /><br />  受到催眠贴纸影响的妹妹,没有像AV女优那样嗯嗯啊啊地轻喊,而是迸出注<br />满情欲的齁齁声。这种下流的叫声结合浓郁的酸汗味,让微鹹的乳头吮起来更具<br />风味。我依序把她的左右奶头都吸了个爽,随后带着满嘴的体臭凑近妹妹红烫的<br />脸,与眼冒爱心、嘟嘴齁叫的她深深相吻──蓄势待发的肉棒随之突入她的处女<br />穴。<br /><br />  「呜咕……!齁……!齁……!嗯、嗯噜!啾!啾噜!嘶噜!」<br /><br />  妹妹的表情在插入瞬间紧紧皱起。龟头顶破她的处女膜并试探性深入时,她<br />在我面前用吸过屌的臭嘴迸出两声淫吼,牵着唾液分开的两对唇重新闭合。我就<br />这么趴在妹妹身上、压扁她的浑圆乳肉,前后摆动着发汗的身体,同步攻略上下<br />两个口。<br /><br />  若说妹妹的章鱼嘴吸得又紧又刺激,她的小穴就是变化多端的柔软,而且不<br />时从四面八方往整根肉棒吮紧,有着令人舒服的脉动。抽插速度不算快,连啪啪<br />声都没干出来,我却已经快支撑不住。<br /><br />  「嗯噜!嗯噗!啾、啾咕……噗呵!齁!齁!去了、去了……!」<br /><br />  滋啾!咕啾!<br /><br />  我将下巴靠在妹妹那瀰漫着酸臭味的左肩上、准备全力冲刺时,她的小穴传<br />来清楚收缩声,滴着口水的湿唇亦在我耳边快速嚷嚷着去了、去了……强而有力<br />的屄肉收缩像是贪得无厌的章鱼嘴般吸紧老二,整个从根部沿着茎身往上吮,强<br />烈吮劲刮升至龟头的瞬间,我不由自主地浑身一颤、往妹妹穴里喷精了。<br /><br />  「齁哦哦哦……!」<br /><br />  妹妹用她又热又臭的双臂锁紧我的背,双脚也抬起来扣住我的腰,我们满身<br />是汗地贴紧彼此,直到注精完毕才放开对方,一起躺平在床上大口喘息。<br /><br />  即便我们都高潮了两次,我仍在让身体轻飘飘的余韵中伸向妹妹私处,揉了<br />揉会让她缩紧身体发抖的阴蒂,再往下搔弄流出热精的小穴。妹妹也用她沾满臭<br />汗与爱液的手握住我的老二,滋啾滋啾地轻轻手淫着。<br /><br />  过了好一会儿,肉棒在妹妹手中重振旗鼓的我也振奋起来,一个转身就像只<br />大野狼扑到妹妹身上。老二正准备插进她那汁流得跟什么似的小穴,我忽然看见<br />掉落在床的催眠贴纸──紧接着是靠北痛的巴掌。<br /><br />  「……去死啦!大变态!」<br /><br />  然后是一记把我懒趴顶到缩进去的膝击。<br /><br />  「竟敢对自己妹妹下手!你还有良心吗!啧,算了……这次就不跟你计较…<br /><br />  …但是下次我就会投书媒体、给你社会性抹杀喔!我说真的喔!」<br /><br />  虽然好像意外开发了妹妹的傲娇属性,不过可不可以先让我冰敷一下懒叫痾<br />痾痾……!老二……老二快没知觉了喔喔喔喔……!<br /><br />  《催眠对象:缺乏女人味的宅女姊姊(23岁)》【贴纸种类:超臭??】<br /><br />  我家姊姊是三不五时就躲回家里的大五延毕生,智力全往奇怪方向狂点的奇<br />葩。她平时披散着一头髒乱的及肩中短发,胸部很大,因为总是穿着没女人味又<br />小一号的素T ,年纪轻轻就可悲地有下垂趋势。虽说身高直逼一米七、体重也是<br />不怎么长肉的五十出头,却有着两颗又大又垂的E 奶,真不愧是妈妈的女儿啊。<br /><br />  趁着家人们跑去看什么落羽松的假日,我悄悄地上楼来到姊姊房间. 她似乎<br />以为全家除了她以外都出门踏青去,门也不关,就在乱糟糟的房里玩起角色扮演。<br /><br />  「敬礼!曾属玻利瓦尔国民警备队,我是教官杜宾!」<br /><br />  干原来你也有玩喔……<br /><br />  姊姊头上戴着一对手工做的狗耳朵,身穿大概是网拍买来的角色扮演服,背<br />对房门、面朝电脑萤幕上的摄影镜头摆出行礼姿势。当她弯身拿起用透明胶带补<br />了很多次的皮鞭时,我趁机进到房内,在姊姊转身吓到的那一瞬间、迅速往她右<br />脸贴上「超臭??」催眠贴纸!<br /><br />  「咦咦……!是愚蠢的欧豆豆……!你怎么没跟着──哦?哦哦?哦齁哦哦<br />哦……!」<br /><br />  效果非常卓越!<br /><br />  不晓得是两枚爱心的效果更强,还是因为这个奇葩意志力没有妹妹那么坚定,<br />总之姊姊的眉毛一下子就松懈下来,升高双眼、嘟起嘴唇,在镜头前用滑稽的失<br />神脸喊出淫吼。<br /><br />  「齁……!齁……!齁哦……!」<br /><br />  姊姊的眼睛依然是吊着的,擦了润唇膏而带有水润光泽的双唇不断迸出淫吼,<br />叫没几声,她全身都飘出了明显的酸汗味。尽管我已从妹妹那儿体验过汗臭威力,<br />姊姊却臭得更急更快、用不到一分钟就让现场充满她的体臭。<br /><br />  我来到电脑前调整摄影镜头、把姊姊本来想录来自嗨的角色扮演片临时改为<br /><br />  爱情动作片时,她动作俐落地脱了全身衣服,只保留用发圈改造成的狗耳朵,<br />然后穿上从旁边矮柜取出的黑色乳胶制长手套与及膝腿套。<br /><br />  待我挺着受到体臭刺激而勇猛耸立的肉棒转过去,那副腋窝与阴部都剃出一<br />大片粗糙灰渣、散发出浓浓汗臭的身体「嚓!」地一声并腿。姊姊的手脚前端披<br />上一层透出光泽感的黑色乳胶装,身体正面全裸,发间竖起狗耳朵;她以双眼上<br />吊的丑态扬起右臂,颤了下垂晃的咖啡色大乳晕,朝我大声行礼道:<br /><br />  「敬礼!色情大乳晕战斗员!向肉棒致上最高敬意!」<br /><br />  喔喔!<br /><br />  虽然稍微给迅速换成色情装扮的姊姊吓到,说实话臭味也有点惊人……但是<br />裸体敬礼的大奶女视觉效果满分!<br /><br />  我赶紧脱下裤子好让她的敬礼对象正式登场,完全勃起的老二往浑身汗臭的<br />女体投入一阵尿骚味,捕捉到这股气味的姊姊旋即弯开大腿、双手交叠於后脑勺,<br />在灰渣腋肉与灰渣肉穴喷出的阵阵臭气中,以浮现出爱心的上吊眼中气十足地叫<br />喊:<br /><br />  「YES ──!MY──!PENIS ──!」<br /><br />  哇干!<br /><br />  啊不就还好家里没人在,她这一喊根本整栋屋子都听得到啊!搞不好连邻居<br />都听见这个痴女的呼喊声!<br /><br />  抱头开腿的姊姊维持这姿势似乎在等我下令,我还傻傻不知道她的用意,一<br />下子揉弄触感比妹妹更紮实的下垂巨乳、用掌心跟她的咖啡色大乳晕比大小,一<br />下子抚摸长了片灰白毛渣的耻丘、故意用力地来回磨蹭。眉毛皱紧着不停发出<br />「齁!齁!」低吼声的姊姊,终於随着我一掌甩向她的大屁股大喊出声。啪!<br /><br />  「齁哦哦……!」<br /><br />  啪滋!啪!<br /><br />  「努齁……!努齁哦哦……!」<br /><br />  滴答、滴答──<br /><br />  没想到才捏几下奶、打几下屁股,姊姊髒臭的股间就滴下淫水。我回到她面<br />前,看她还是那副爱心上吊眼,又忍不住拍打她的奶子、拉长像颗枣子的乳头,<br />做些恶作剧来测试她的反应。然而不论我怎么玩弄她的奶子、掌击滴着淫汁的灰<br />渣肉穴,甚至用手指挖她鼻孔、把抠出来的鼻屎送进她嘴里,姊姊的表情始终是<br />爱心上吊眼,唯有脖子以下出现扭动或颤抖反应。<br /><br />  意识到姊姊正在等候命令,我才赶紧把镜头往下移一些,然后命令眼前的大<br />龄母狗蹲下去吸我的屌。接获指示的姊姊从开腿姿势回归动作精湛的敬礼,飘出<br />汗臭味的咖啡色大乳晕直瞪向我。眉头紧锁却一脸失神的姊姊以宏亮的嗓音喊道:<br /><br />  「色情大乳晕战斗员!即刻执行吹喇叭命令!」<br /><br />  说罢,姊姊便双腿开开地蹲下去,煞有其事地向我的勃起老二敬礼,接着一<br />口气含住带有尿骚味的龟头. 亏我前一次尿尿故意不擦,想用臭味特别重的老二<br />来看姊姊是否真敢吹,不料她根本没在犹豫,含入龟头后立刻大口地吮弄起来!<br /><br />  「嘶噗!滋噗!滋!啾噗噗!」<br /><br />  强烈到彷彿一吸就把龟头尿垢吸乾净的吮舔开始,我自豪的臭屌气味马上就<br />被姊姊的亮唇封锁住,取而代之的是从她滴汗的灰渣腋肉、油亮的咖啡色大乳晕、<br />汗湿肚脐与流汁肉穴等处大量释出的体臭。姊姊还怕我闻不够,她先用戴着乳胶<br />手套的右手扶住我的屌方便吹含,顺口了就双手高举抱头,让两片灰白臭腋直直<br />面向我。<br /><br />  浑厚臭气宛若煮沸的开水,先升起一阵让鼻腔难受的酸汗味,再涌现臭味倍<br />增的热气。即便嗅觉已经习惯女人的汗味,这股臭气仍然相当辛辣。话虽如此,<br />一旦接受了姊姊的体臭在体内流窜,又会不由自主地迷恋上她的臭味,老二也挺<br />得更硬更直。<br /><br />  「齁噗!齁噗!齁、齁噜噜……嘶噜噜噜噗!」<br /><br />  噗嘶──<br /><br />  异於湿热吹舔声的放气音响起,沉浸於熟练口活中的我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br />──这个臭女人居然给我放屁!<br /><br />  「嗯咕!齁咕!噗滋滋、噗啾滋滋滋!」<br /><br />  噗嘶!噗!<br /><br />  还他妈有脸接着放啊!<br /><br />  ……不过姊姊放的屁一点味道也传不过来,因为她的体臭实在太威猛。连疏<br />於整理的房间味道都闻不见了,遑论区区肛门喷出的气体.<br /><br />  越搅越浓的体臭与吹得正爽的口交完美契合,我差不多要射了。姑且压抑住<br />被姊姊口舌掀起的爽感,我弯下身来,左手靠在姊姊肩膀上,右手往下抚摸她流<br />出许多汗水的巨乳,再用双指夹住她的奶头前后磨蹭着触感粗糙的汗臭大乳晕。<br /><br />  不必靠近闻也知道我的手现在臭得要死。<br /><br />  摸完奶,换右手搭肩、左手滑入湿淋淋的灰渣腋窝,大肆揉弄这片不停分泌<br />臭汗的刺手腋肉。弄到两手都沾满姊姊的体臭,我双手并用着抓起她又髒又热的<br />头发,把它束得高高的,开始摆腰抽插姊姊的湿唇。<br /><br />  「嗯噗!嗯咕!滋噜!滋咕!滋咕!」<br /><br />  噗嘶!噗嘶!噗哩哩哩!<br /><br />  妈的这个邋遢臭宅女!一直放屁是冲三小!<br /><br />  虽然闻不到屁味,却有臭味变浓的错觉. 我还得暂时停下冲刺、分神确认她<br />是不是有偷大便。要是妹妹的话肯定不会这么让人担心啊!<br /><br />  所幸姊姊用她的大屁股喷出一阵水屁后就没再放屁了,我得以抓住她的头发<br />逐步加速,把她吸到双颊凹得比妹妹还夸张、嘴巴整个拉长的超级章鱼嘴干得啪<br />啪响。姊姊那张吹到嘴巴都变形的口交脸简直就是为我量身打造的自慰套,肉棒<br />来回抽插的每一下都极度有感。我不再忍耐,抓紧她的头发、下半身深深一顶,<br />就在吸得滋滋叫的热暖章鱼嘴里爆射出来。<br /><br />  「……嗯咕!咕、咕噜!咕噜!」<br /><br />  震及整颗龟头、整根肉棒的酥麻感炸开,我不禁仰首叹息着讚美这一刻。蹲<br />在我胯下的姊姊以超级章鱼嘴吸紧老二,把我射进她嘴里的精液和着口水吞下肚。<br />咕噜咕噜的吞嚥声持续了十几秒,直到尿道里的残精都被她吸得一乾二净,姊姊<br />才啾啵──地松开肉棒。她抱住后脑勺的右手移回额头右侧,左腋与大腿依旧敞<br />开滴汗又流汁,在浓郁汗臭味中抬起头来、用眉头松开的爱心上吊眼喊道:<br /><br />  「色情大乳晕战斗员!吹喇叭任务顺利达成!主人的精液美味超群!」<br /><br />  姊姊所释放的体臭完全不负她右脸颊的「超臭??」贴纸,屋内整个都是她<br />的酸汗味,我猜走廊也闻得到。和妹妹催眠时的情况一样,她两腋与耻丘的灰白<br />剃痕都变得黄黄髒髒,好像还有染色的汗沫黏在上头,感觉就像几十天没洗的污<br />黄臭垢。<br /><br />  如同姊姊吞精后体臭不减反增,我也在她强烈喷发的汗臭味中再次昂扬. 姊<br />姊按照我的命令四肢着地当起马儿,每当我用脚尖轻顶她的下垂大奶、以脚趾甲<br />戳刮她的汗臭大乳晕,她便皱紧眉头「齁!齁!」地喘息;往她翘得又高又肥的<br />大屁股甩个清响,齁齁叫着的姊姊顿时抬头嘟嘴、弯眉迸喊:<br /><br />  「哦齁哦哦哦──!」<br /><br />  闻着姊姊的体臭、听着她的淫吼声,我两腿一跨就骑到她的汗背上,命令这<br />头发汗母狗先原地绕两圈,再往她的髒床铺爬过去。<br /><br />  「齁……!齁……!嗯……嗯齁!」<br /><br />  啪!啪!噗嘶──<br /><br />  姊姊跪在地上爬,努力保持平衡的我则是腾出手来拍打她的奶子与屁股。若<br />是打奶子会看到两团汗臭乳肉啪答啪答地甩动,打屁股就会让她不知羞耻地喷出<br />臭屁。这次因为距离她的肛门很近,臭屁味都闻得一清二楚。妈的,还真是臭!<br /><br />  来到床边,我直接从姊姊背上往前滑,胯下卡到她的后颈时刻意蹭了蹭,姊<br />姊十分享受似地颤抖着齁叫几声。我先上了床,推开满床髒衣物时,赫然发现有<br />支看似才用过不久的电动按摩棒,上头还有点黏。<br /><br />  待姊姊爬上床,我让她面对电脑镜头趴好,来到她的大屁股后方,先用这根<br />按摩棒往她背上撸一遍臭汗,再移到肉穴前沾了沾淫水。硬梆梆的老二咕啾一声<br />插入她的灰渣肉穴时,湿答答的按摩棒也往她放了好几发臭屁的深褐色屁眼塞进<br />去。<br /><br />  「咕齁……!齁……齁哦……!齁哦哦哦……!」<br /><br />  肉棒入穴的瞬间,这个飘味的肉穴还只是稍微缩一下,好像没什么大不了。<br /><br />  换成比我老二粗一点的电动按摩棒撞开屁眼、捅开肛门括约肌并整支深入到<br />底,姊姊的肉穴登时强烈绞紧.<br /><br />  「呣齁哦哦……!齁哦……!齁哦……!臭!齁!臭!好臭!好臭齁哦哦…<br /><br />  …!」<br /><br />  虽然早已知道姊姊的脑袋科技树很歪,想不到会歪到连叫床声都在那边喊臭!<br />不知道是不是贴纸的影响,总之姊姊除了齁齁叫就是不断喊着「臭!臭!」并前<br />后甩动她的汗臭巨乳。<br /><br />  「哦齁!臭!臭鲍!臭鲍被干!齁!好爽!齁哦!臭鲍被干好爽啊啊……!」<br /><br />  你有这个自觉是很好啦……老实说这鲍鱼真的臭得像垃圾堆……但这不就等<br />於笑你弟弟是个干垃圾桶的智障吗!当我捡破烂腻!<br /><br />  姊姊的喊臭声穿梭於肉穴和屁眼传出的抽插声之间,看样子要干她就得忍受<br />这种奇怪的叫法。多亏这个臭鲍女一直喊着臭臭臭,努力操她穴的我彷彿都能闻<br />到满满的屄臭味。不对,不是好像……是她的臭鲍真的在飘出腥如鱼市场的臭味!<br /><br />  「齁哦哦……!臭……臭鲍……!臭鲍超爽……!齁……!齁……!臭鲍要<br />去了……!臭鲍要去了……!」<br /><br />  妈的!不管了!<br /><br />  我一手掐住姊姊柔软的腰肉,一手抓紧她屁股上的按摩棒上下捣弄,奸着她<br />的屁眼同时猛干她的滴汁臭穴。就这样干到她淫水流满腿!干到她奶子啪答响!<br /><br />  干到她臭鲍激情收缩!干到她屁眼噗哩噗哩地喷出臭气又流下恶臭的黄汁─<br />─就在我一连快速抽插到肉棒射精时,齁齁叫着的姊姊也挥动她满是热汗的右手,<br />以被我后入的趴姿对着镜头敬礼大喊!<br /><br />  「色情大乳晕战斗员!剃毛臭鲍高潮开始!努齁哦哦哦哦──!」<br /><br />  在激昂淫吼声中被内射高潮的姊姊,一度皱紧的眉毛马上就舒服地松开,以<br />爱心上吊眼结合嘟嘴吐舌的丑态迎接我射进她穴里的精液。因为姊姊的反应实在<br />激烈得有趣,后来我又凭着惊人的意志力在满室酸汗味中频频勃起,一次又一次<br />地抱住那副汗湿肉体、射满她的垃圾桶臭鲍. 而滴了满床腥液的姊姊,也会拼尽<br />全力翻起她那爱心已然退去的双眼,用贴纸掉落的红脸蛋嘟起湿臭双唇,在被我<br />灌注精液的同时高举右手敬礼并呼喊她的高潮口号:<br /><br />  「YES ──!MY──!PENIS ──!」<br /><br />  《催眠对象:朝九晚五的美熟女妈妈(42岁)》【贴纸种类:激臭???】<br /><br />  我家老妈是给予姊姊和妹妹优良血统的美熟女,尽管已经四十好几,妆甲加<br />持的美貌与货真价实的靠北大奶子总能吸引包含她儿子在内的所有男人目光。妈<br />妈的头发非常长,放发后的发尾整个贴臀,听说从年轻时就没有大剪;大概是因<br />为头发多,不管是刚洗好澡或喷好香水准备出门,她身上都有着相当好闻的气味。<br />这样的妈妈有着凌驾於女儿们的一米七五高,体重五十五公斤,胸部则是臭宅姊<br />姊两级跳──分量感超足的G 罩杯。<br /><br />  妈妈换上黑色办公室套装就会变得像个商场老手,不过比起这股女强人气场,<br />我更喜欢妈妈修长的美腿给黑丝袜包紧的诱人姿态. 她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脱掉<br />闷上整天的黑色高跟鞋,年轻不懂事的我曾经射精在那双飘出脚臭味的高跟鞋里<br />……现在我已经长大了!大人就该射进妈妈的肉穴!所以我很有男子气慨地等到<br />姊姊外宿、妹妹晚归的日子,很有男子气慨地尾随妈妈进房,然后很有男子气慨<br />地往妈妈宽衣中的硕大乳肉盖上「激臭???」贴纸!<br /><br />  「喂!我还在换衣服……哦……哦齁?怎、怎么回事……齁哦哦!」<br /><br />  噗嘶──!<br /><br />  虽然现场响起一阵喷气声,但是妈妈那给黑色窄裙套紧的大屁股并没有放屁,<br />喷出黄色薄雾的是……贴上「激臭???」贴纸的G 罩杯大奶!准确来说,是那<br /><br />  对比起姊姊的乳晕要大上一号、有一半从玫瑰色胸罩上缘冒出来亮相的浓黑大乳<br /><br />  晕。正当我怀疑自己是否看走眼,这两片颜色浓到能穿透胸罩的大乳晕再度<br />「嘶──」地喷出黄浊臭气,直接就把奶罩内侧染成一片湿黄!<br /><br />  「嗯齁……!这、这是怎么了……?妈妈的乳晕……!喷出好臭好臭的汗沫<br />齁哦哦哦……!」<br /><br />  干!超猛!这催眠效果完全不是前两种贴纸能比的!竟然他妈直接从乳晕喷<br />出臭汗!而且味道打一开始就特浓,浓到一下子就遍及整个房间!<br /><br />  我迫不及待地脱个精光、顺便把妈妈窄裙解下来时,上头又传来好几道细微<br />喷气声。抬头一看,妈妈那腋毛茂盛的腋窝、平滑透光的肚脐全都染上臭味十足<br />的黄沫,浓郁得像巧克力浆的黑色大乳晕也遍佈污浊的黄色汗珠。当我一口气把<br />束紧大屁股的窄裙往下拉到底,包住浓毛肉穴的玫瑰色蕾丝内裤登时在我面前<br />「嘶──」地染黄,两条丰满大腿的后方还迸出一记明显不是喷汗的声响。<br /><br />  「哦齁哦哦……!」<br /><br />  噗哩哩哩──!<br /><br />  全身喷汗的妈妈仰首喊出销魂的淫吼,她的肥屁股也朝床铺方向喷出一阵臭<br />气。随着臭屁响起,这副肉感身体各处都响起皮球泄气般的细微声音。即使大多<br />数部位看不见浓黄汗沫,只要把鼻子贴在黑丝袜大腿上用力一吸,仍然会给浓烈<br />汗臭味冲得晕头转向。<br /><br />  我起身看着妈妈恍惚的脸庞,她青色眼影下的双眼已然浮现爱心,就算被我<br />亲嘴亲好几下都没有反抗。我与反应迟钝的妈妈喇了舌,一时兴起戳挖她的鼻孔、<br />把她扳成一张丑脸,轻甩她两巴掌──玩腻了再搂住她的汗腰走向床。<br /><br />  和妈妈身体相贴,窜入鼻腔的酸汗味更上一层楼,连习惯姊姊体臭的我都有<br />点受不了。但是妈妈的肉体非常暖和,汗液也很充足,短短几步路就在两副身体<br />间挤蹭出噗啾噗啾的水声。<br /><br />  到了妈妈和爸爸不晓得在上头干多少次炮的双人床前,我扬起右掌狠狠地甩<br />向妈妈的肥屁股。啪滋!<br /><br />  「咕齁……!」<br /><br />  噗嘶──!<br /><br />  汗光巨臀猛然一颤,臭气自妈妈的乌黑双腋、黑色大乳晕、湿臭肚脐与浓毛<br />私处共同喷出,她还趁机放了臭屁。为了表示我有听出她偷放屁,我的右掌在她<br />屁股上揉了揉便往湿热的股沟钻进去,隔着玫瑰色内裤,用中指对准她的屁眼连<br />抠好几下。<br /><br />  「齁哦哦……!」<br /><br />  噗哩!噗!噗滋哩哩──!<br /><br />  妈的,超臭!水屁臭气整个飘上来,浓到还以为拉屎了!要是以后有人对我<br />说你妈放屁超臭,我只能虚心接受了啊!<br /><br />  推着妈妈的湿亮巨臀把她赶上床后,我顺手把她的内裤扯下来。一片浓臭黑<br />毛映入眼帘,正中央是给外翻翘起的黑色小阴唇夹住的桃红肉穴,屄肉已经相当<br />湿了。若说姊姊的臭鲍是垃圾桶,眼前这玩意堪称厨余桶了吧……气味浓烈的程<br />度简直就是地狱级。<br /><br />  闻过妈妈的激臭黑鲍味,她那解开奶罩时喷发出浓黄臭雾的奶子根本不可怕<br />了。鼻子稍微被臭屄薰到麻痺的我,可以毫无窒碍地趴到妈妈的汗躯上,两手掐<br />起油亮的超肥乳肉,将巴掌大的泛黄黑乳晕连同炮管般耸立的巨大奶头吸入口中、<br />噗滋噗滋地使劲吸吮。<br /><br />  「齁哦……!齁哦……!妈妈的臭奶头被吸了……!臭臭的奶水要喷出来了<br />……!」<br /><br />  奶水早已停产多年的妈妈当然喷不出母乳,不过她的大炮奶头却像一零一烟<br />火般,从整颗又粗又长的黑奶头喷出全方位汗沫。奶头臭汗混合口水后形成酸臭<br />的黄浊汁,不断地从我嘴里流出,这滩臭水多到足以把她两粒奶子抹得湿亮诱人<br />又恶臭不已。<br /><br />  妈妈的巨大乳头不只耐吸,还很耐揉。我吸完这对臭奶后两掌贴在汗臭十足<br />的黑色大乳晕上,大力地捏挤又揉弄,施力点在女中音织成的淫吼旋律中逐渐往<br />中间移动,最后用力捏紧两颗满佈黄沫的大炮奶头. 任何温柔的爱抚都不需要,<br />只管像帮乳牛榨乳般上下使力搓揉这对黑乳头,妈妈才会爽得在床上扭来扭去、<br />全身喷汗并大声学牛叫。<br /><br />  「哞──!哞──!母牛人妻的臭奶水喷出来啦啊啊啊──!嗯哞哦哦哦─<br />─!」<br /><br />  双眼浮现爱心的妈妈皱紧画得很漂亮的眉毛,用力到额间皱纹都冒出来了,<br />面目狰狞地享受着奶头被人虐责喷汗的快乐。她的牛鸣声听得我老二兴奋猛颤,<br />立刻从趴姿改变成骑在妈妈肚子上,把硬挺的肉棒塞进两团汗臭乳肉之中猛干!<br /><br />  「哞齁──!哞齁──!」<br /><br />  咕啾!咕滋!滋啾咕!<br /><br />  脂肪与热汗堆成的湿滑小洞干起来不像小穴,比较像没那么紧的自慰套。但<br />是妈妈的奶子够湿、够热、也够臭,越干就越有种成就感,让我决定直接用打奶<br />炮来射一发. 我两手贴在妈妈的汗乳外侧,把两坨巨大的臭奶往中间推挤,下半<br />身开始连贯撞击乳肉,让被热汗浸湿的肉棒来回插弄着臭乳洞。<br /><br />  「哞……!哞齁……!齁……!齁……!」<br /><br />  啪滋!啪滋!啪!啪!<br /><br />  大腿带给浑圆臭奶的撞击为妈妈的奶子掀起阵阵涟漪,两颗散发出浓厚臭气<br />的大炮奶头竖得直挺挺,似乎在等我虐揉一番。我奋力操着她的大奶,无奈老二<br />不够长、穿越不了绵长的乳缝,要是可以边奶炮边口交不知有多爽……感觉差不<br />多了,就用右手一次掐住两颗汗光闪烁的黑乳头,把妈妈的汗乳当成提袋般往上<br />高举;左手则用力拍打她的右奶,打得她仰起汗脖、嘶声吼叫。<br /><br />  「哞齁──!哞齁哦哦哦──!」<br /><br />  无比激昂的牛鸣声环绕下,我扭紧妈妈的大炮奶头、大力掌红她的右乳,爽<br />到不行的老二就这么往酸汗味满溢的炽热乳缝射出精液。<br /><br />  妈妈的奶子重获自由后,她没有给被我拧疼或打红的部位呼呼,而是急忙地<br />把手伸进乳沟内、挖出与汗水混合后的精液,用整个手掌裹满精液舔来吃。而且<br />不是普通的舔,是把舌头大大地伸长、用喇舌般的低俗动作狂舔。<br /><br />  「齁噜噜噜!嗯噜齁噜噜噜!」<br /><br />  这种超没效率又超色的舔精方式……干!又硬了啦!<br /><br />  其实我一直很想跟妈妈这种肉感女玩69,可是因为妈妈下面味道比姊姊的臭<br />鲍还要猛,催眠贴纸更是让她胯下喷满污黄臭沫……最后只能悲痛地放弃可能会<br />害我臭到猝死的玩法,採取反方向骑在妈妈脸上的姿势,把重振雄风的老二塞进<br />她充满精腥味的嘴巴。如此一来,我就能在她吸着我的屌时,亲自教训那块害我<br />美梦破碎的厨余桶臭鲍.<br /><br />  「啾噗!啾咕!啾!嗯啾……噗齁!」<br /><br />  啪滋!啪滋!<br /><br />  我左手扶在妈妈湿黏热滑的腹肉上,右手往她阴唇外翻又嘶嘶喷气的臭穴一<br />顿招呼,把恶臭的肉壶打得劈啪响。吸吮肉棒的妈妈被我打鲍时会暂停动作齁叫<br />几声,再继续吮舔她口中的老二。不得不说,妈妈的口技和缺乏男性经验的姊姊<br />与妹妹完全是天壤之别,让只体验过粗糙口交的我爽得乱七八糟,只能多多拍打<br />外翻臭鲍来干扰她。<br /><br />  骑在妈妈身上的时间一久,鼻子逐渐适应了她浑身飘散出来的激臭。唯独被<br />我甩打到整片湿淋淋地溅射淫汁的浓臭黑鲍,这股强而有力的膣屄臭是怎样都无<br />法习惯的。再说这玩意越打就越臭,我还不小心把妈妈拍到高潮、整个嗨起来,<br />现况已经不是光凭脑内背课文与拍鲍干扰可以抗衡的……我连子孙袋都被她的淫<br />湿大口吸了进去、咕啾咕啾地咀嚼着啊!<br /><br />  「嗯啾!咕啾!咕噜!啾噜!啾滋噜噜噜!」<br /><br />  睾丸在妈妈嘴里被舌头挤分开来,她以不会令我感到疼痛的力道轻咬、吸吮<br />着左右卵蛋,不时夹杂灵活舔动的舌头攻势。睾丸分开时根本就没有抵抗力,重<br />聚后又给妈妈连睾带囊整团一起嚼弄,就是要把蛋蛋里的精液全部逼向老二。<br /><br />  束手无策的我,只能眼睁睁看着妈妈的浓毛黑鲍肆无忌惮地喷出腥汁,感受<br />着淫贱有力的唇舌从乾巴巴的睾丸滑向硬梆梆的肉棒,猛烈吸吮注入精液后整根<br />鼓胀的老二……最后整个人以下半身为中心瘫软、放松,给妈妈的湿唇吸喷出灼<br />热的精液。<br /><br />  「咕噜!咕噜!」<br /><br />  妈妈丝毫没有犹豫地吞精了……把她亲口挤榨出来的精液,一口一口地吞进<br />肚子里,声音大到骑在她脸上的我听得相当清楚。吸乾我的精液后,她温吞地吐<br />出半软肉棒与扁掉的睾丸,对着我的股间迸出一记腥臭饱嗝。<br /><br />  「噗嗝呃呃──!」<br /><br />  妈妈把我的屁股轻轻往前推,处於松懈状态的我还没搞清楚状况,屁眼就被<br />她舔个正着!<br /><br />  「嗯齁……!这个臭味……上完厕所没洗乾净呢!没关系,妈妈来帮你舔乾<br />净哦……嗯噜!啾噜!嘶、嘶噗噜噜!」<br /><br />  舔屁眼就算了,竟然还对准屁眼狂吸!你是想吸出什么奇怪的东西吗!<br /><br />  糟糕,总觉得继睾丸之后,连肛门都要被开发了。再这样下去,搞不好会发<br />展成被妈妈干屁眼的微妙状况……虽然有点心动……不过既然我是个成熟的大人,<br />就该很有男子气慨地反过来干她!<br /><br />  我现在宣佈第一届干阮娘鸡掰大赛开始!<br /><br />  「嗯噜、啾噜、啾……咦?」<br /><br />  首先是脱离舌头整个钻进屁眼内、舔得我有点舍不得放开的妈妈!也就是独<br />立自主!<br /><br />  「哦齁……!」<br /><br />  接着是把七分硬的老二硬推上阵、插进妈妈臭又外翻的浓毛黑鲍!也就是他<br />搭一妈!<br /><br />  「齁……!齁……!齁哦……!哦、哦咖ㄟ哩,刀客塔……!」<br /><br />  然后是一个劲地猛干、猛干、再猛干!老二不够硬没关系,干到完全勃起就<br />行!屄味过重不要紧,抱紧臭味满盈的黑丝袜大腿忍一下就过去!至於妈妈那句<br />神奇的台词就假装没听到!<br /><br />  在我下定决心操翻妈妈的臭黑鲍之后,几度被她胯下升起的浓厚腥臭味薰到<br />快失神,还有一次差点伸手撕掉贴在她奶子上的「激臭???」贴纸。努力保持<br />坚挺的肉棒与厨余桶鲍鱼鏖战好几分钟,我才恍然大悟──干你娘根本不需要窝<br />在妈妈胯下闻她的屄臭味吧!我他妈直接压着她干不就行了!干,我真的是智障!<br /><br />  一定是遗传到老爸!<br /><br />  「齁哦哦……!」<br /><br />  干到满头大汗的我重新压制住妈妈的热汗肉体,她身上的汗水虽臭,和刚才<br />的屄臭地狱相比简直是小儿科。我一脸埋进妈妈又暖又臭的乳沟内,享受着G 杯<br />大奶夹脸的刺激,下半身啪啪地撞响她的外翻黑鲍. 妈妈无论身体还是鲍鱼都很<br />会出汁,热汗浸得我满脸都是,腥臭的爱液也像流水般不断从暖洋洋的肉穴里涌<br />出。我整个人、我的肉棒都被妈妈温暖又激情的身体包覆住,随时射精都OK了。<br /><br />  「齁……!齁……!」<br /><br />  埋首乳沟间不停地操着妈妈的臭穴、干到浑身无力瘫软下来时,我才发现黏<br />在乳肉上的贴纸早就湿得皱巴巴,一吹就掉落床上。然而妈妈依旧用她没那么奔<br />放的声音假装仍在催眠状态,持续发出「齁!齁!」的叫声。她的浓毛臭鲍也保<br />持着每隔一段时间就高潮收缩的律动,热情吸吮着已经软掉的肉棒。<br /><br />  一直缠绵到外头传来爸爸的车声,我才给妈妈晃了晃肩膀示意起身。妈妈用<br />她妆都糊掉的汗脸笑笑地给了我一吻,又弯下身去滋滋地吮起肉棒。直到爸爸用<br />钥匙开门了,腥臭黑鲍滴着精水的妈妈才放开被她吸到半硬的肉棒,不是叫我离<br />开──反而一把将我拥入怀里、拿出手机拍下我们俩浑身湿黏的事后照。<br /><br />  「来,赶快来一张!准备好,要照了哦!三、二、一──哦?齁!」<br /><br />  之后,妈妈就像变魔术般超快地擦乾身体、换好衣服,也不管内裤里的臭鲍<br />还在流出精液,就晃着她的大屁股出去迎接爸爸了。我还在房内等着以发情为由<br />塘塞过去的妈妈拖爸爸进房大战,才硬着老二偷偷摸摸地离开这对狗男女的办事<br />现场。妈妈在隔壁房被老爸干到齁齁叫时,我只能看着她对镜头嘟嘴淫吼比YA的<br />事后照含泪尻尻……<br /><br />  这天晚上,我们家两个男人都被妈妈搞到精尽人差点亡。<br /><br />  《催眠对象:临月孕肚生产现场的母?姊?妹》【贴纸种类:臭?、激臭???<br />】<br /><br />  距离最初对妹妹使用催眠贴纸已过去将近一年,如今我们家多了三个尚未出<br />世的新成员,他们正在我眼前的三粒浑圆孕肚中等待出产.<br /><br />  「你这大变态!又想趁爸爸不在的时候乱来……哦、哦齁!」<br /><br />  对付挺着西瓜肚还盛气凌人的妹妹,直接往她露在衣服外的肚皮啪地一声打<br />上「臭?」贴纸就能搞定!<br /><br />  「换我了、换我了……!呼……!呼嘻……!噫齁……!」<br /><br />  至於经常用这个贴纸自嗨的姊姊,连妹妹在身旁像青蛙般仰首开腿、齁叫喷<br />汁都不管,主动掀起衣服,把她的大肚子凑过来让我一掌拍出个「臭?」字。<br /><br />  「你啊,别对怀孕的女孩子这么粗暴,大家肚子里可是有小宝宝……呜、呜<br />咕!呜齁哦哦──!」<br /><br />  明明都弯着腿让浸湿内裤的浓毛黑鲍滴下淫汁、却仍竖起食指说教的妈妈,<br />一被我拉起上衣朝圆滚滚的肚皮「啪!啪!啪!」地连续掌出三个「臭?」字,<br />当场和她两个女儿一起愉悦地翘首挺肚、弯着大腿爽到喷水。<br /><br />  步入临月期的三颗孕肚频频颤抖,其中贴纸最多的妈妈更是彷彿喷气般,外<br />凸的肚脐眼四周都淋上一片黄臭汗沫。因为这些贴纸并非激臭级、而是最弱的臭<br />级,妈妈的臭汗闻起来臭得刚刚好,我最喜欢舔这粒大肚子上的汗水了。妹妹和<br />姊姊见状,纷纷用她们味道稍嫌不足的大肚子贴过来,晃着肚皮向我撒娇。待我<br />剥下新的贴纸、掌向她们的肚皮,母女三人的体臭这才并驾齐驱,值得我被孕肚<br />围绕着恣意舔弄。<br /><br />  「愚、愚昧的凡人啊!你想舔人家的肚子也不是不行……嗯呼!」<br /><br />  妹妹的肚皮又臭又鹹,要是有碗白饭可以配就好了!<br /><br />  「我是长姊我先啦!呐,你看,人家的肚皮已经这么臭了哦……哦齁!」<br /><br />  姊姊自己把肚皮上的汗沫涂开,油油亮亮的舔起来够爽快!<br /><br />  「慢慢来没关系哦。妈妈的大臭肚随时等着你……齁、齁哦!」<br /><br />  妈妈的肥大肚脐眼就是要整颗含进嘴里边吸边咬,零距离喷发的臭汗让舌头<br />都麻掉啦!<br /><br />  享用完汗汁淋漓的大肚皮,我看着三颗挤成一坨、噗啾噗啾地磨蹭着的汗湿<br />孕肚,缓缓脱下裤子。<br /><br />  为了这一天,我可是特地禁欲一个礼拜,还忍住痒到爆的胯下不去洗懒叫…<br /><br />  …哪怕这三个大肚婆在那边喷汗,林北的起司口味大肉棒一登场,她们全都<br />眼冒爱心、嘶嘶嗅动着鼻子靠过来!<br /><br />  我坐在客厅沙发上敞开大腿,妈妈先抚着她的汗肚跪到中间,妹妹和姊姊再<br />从妈妈两侧蹲下。三颗飘臭的大肚子滋啾滋啾地互相磨蹭,好不容易才乔好位置、<br />全部挤进我两腿展开的弧度里.<br /><br />  「嗯噗!啾噗!啾噜!啾、啾滋……嗯齁!臭臭的鸡巴最美味了!」<br /><br />  充满包皮垢的臭屌由妈妈的湿唇包办,她一开始就用嘴唇吸紧龟头、来回吞<br />吐好几下,才张开黏了层乳黄色臭垢的双唇迸出淫吼。<br /><br />  「嗯噜、啾噜、啾啵!嗯……嗯噜噜噜!嘶噗噜噜噜噜!」<br /><br />  妹妹垂下头吸舔我的左睾,她先将睾丸当成龟头似的连吮好几下,然后伸长<br />滴着口水的舌头左右舔逗,越舔越靠近,最后整颗吸入嘴里滋滋吮吸。<br /><br />  「齁噜!齁噗!嘶、嘶噗!啾噗!」<br /><br />  姊姊与玩起深喉咙的妈妈脸挤着脸,她的嘴和妈妈一样吸到凹陷又拉长,以<br />紧到不行的变形章鱼嘴把我的右睾丸当成老二般前后吸舔。<br /><br />  肉棒与两粒睾丸都在不同张嘴巴里享受着吸吮的我,实在禁不住这三个发臭<br />荡货的舔功,积了整整一周的精液很快就上膛。我能清楚感觉到两股热度从被吸<br />得滋滋叫的卵蛋窜入肉棒,再给妈妈「齁噗!齁噗!」地由根部吸抬至龟头,最<br />终在一阵鹹湿乱舔中爆射出去!<br /><br />  「嗯咕噜……!」<br /><br />  我一压紧妈妈的头、把她吸到凹陷的双颊灌鼓起来,妹妹和姊姊几乎同时吐<br />出湿淋淋的睾丸,两人都嘟起湿臭的嘴唇挤向妈妈含住屌的嘴巴。妈妈两手扶着<br />她们的头发,嘴巴没有松开肉棒,直接把精液和着唾液咕唰咕唰地漱起口,再敞<br />开腥臭的湿唇、往龟头吐出白浊起泡的精水。妹妹与姊姊两人抚着硕大的肚皮往<br />中间挤,看她们为了吃精硬是挤扁彼此的孕肚,真为里头的孩子感到难过啊。<br /><br />  给三对灵活舔弄的淫舌伺候一顿,年轻力壮如我自然免不了迅速勃起。催眠<br />效果也差不多快结束了。自从大家进入怀孕后期,两三张「臭?」贴纸已经撑不<br />太住,必须用更强力的贴纸才行。幸好我那宅女姊姊无论发不发情都很配合我的<br />淫行,我只管舒服地靠在沙发上、给妈妈和妹妹吸着老二,接获命令的姊姊就会<br />在我面前站得笔直、挺起她的汗臭孕肚,以滑稽的失神表情敬礼喊道:<br /><br />  「YES !MY!PENIS !」<br /><br />  有时候我不禁想,姊姊也算颇具姿色,胸部又够大,这种条件应该不至於缺<br />男人缺到向弟弟的肉棒效忠啊……种种疑惑在那个垂奶女带着三件套装回到客厅<br />时烟消云散。<br /><br />  三人换上姊姊亲手做的乳胶紧身衣,黑色款,每个部位都是分开来用拉炼组<br />合的,因此从头到身体都能完美贴合各自的身体.<br /><br />  头罩是只露出鼻孔与嘴巴的全罩式,后方开口依照发量略有不同。妈妈是往<br />上束起一条又大又高的重量级马尾,姊姊是普通发量的中低马尾,妹妹是像彩带<br />般往两侧斜上方束起的小型双马尾。戴好头罩后,她们可以隔着光线透过去的眼<br />部布料看见模糊的画面,妈妈就是在这种昏暗视线下笑吟吟地替自己与两个女儿<br />涂上口红,姊姊则帮三人戴上鼻钩. 不一会儿,鼻孔大开的三人就朝我嘟起湿亮<br />的臭唇;妈妈是增厚版的大红唇,姊姊是妖艳的紫唇,妹妹是有点三八的桃唇。<br /><br />  「来,都戴好啰,一起给臭臭的肉棒亲一下哦!嗯──嘛!」<br /><br />  「噗啾啾──!」<br /><br />  「嗯啾!啾!啾噜噗!」<br /><br />  妈妈用她的大红唇往我龟头正面盖上大大的唇印,姊姊的紫色唇印亲在里侧<br />系带上,妹妹嘟着桃唇犹豫了下,最后选在我的睾丸上连亲三口。三种不同的口<br />红香气混入老二臭味与汗臭味中,让客厅的味道变得更混浊噁心了。<br /><br />  戴好头罩、亲完屌的三人在我面前排成一列,一个个脱下衣服、搔首弄姿,<br />等我把满满的「臭?」贴纸盖遍她们全身上下。每个人至少盖了十张贴纸、飘散<br />出浓厚汗臭味,才顶着爱心上吊眼、噘唇转身去穿上为她们量身打造的黑色乳胶<br />衣。<br /><br />  这些衣服紧密包覆住脖子以下每个部位,只有沿着三对乳晕线剪开缺口,让<br />怀孕后颜色变得更深更浓的黑色大乳晕、深褐色大乳晕和咖啡色乳晕露在外头.<br />妈妈的大炮奶头已经完全勃起,姊姊的枣子形乳头也胀得鼓鼓的,妹妹的凹陷奶<br />头则是害羞地对着我探头. 露出淋了层污黄汗沫的光泽乳晕及乳头、全身黑到发<br />亮的乳胶衣三人组完成换装,就在我面前整齐划一地并拢双脚、挺起写有「孕」<br /><br />  字的乳胶大肚皮,抬起右手敬礼道:<br /><br />  「变态人妻战斗员报到!出产准备完毕!YES ?MY?PENIS !」<br /><br />  乒!乒!<br /><br />  乌黑发亮的大炮奶头明明已是勃起状态,仍在妈妈以鲜艳大红唇呼口号时一<br />阵颤动并喷出黄色汗沫,真是有够色!<br /><br />  「色情大乳晕战斗员报到!随时可以生产!YES !MY!PENIS !」<br /><br />  乒──!<br /><br />  姊姊那对又黑又丑的枣形奶头也在激昂口号声中猛然一颤,像洒水器似地朝<br />四面八方洒出浓臭汗沫!<br /><br />  「中二性奴隶战斗员报到!子宫口顺利扩张中!YES 、MY!PENIS !」<br /><br />  噗磅──!<br /><br />  妹妹大概是奶头没什么干劲,所以改用超响亮的臭屁声来刷存在感。臭屁炸<br />裂时,她的咖啡色乳头也滴下了浓稠的暗黄色汗液!<br /><br />  三人呼完口号继续维持敬礼姿势,但她们行礼的右臂都开始忍不住颤抖──<br />阵痛开始啦!<br /><br />  我从沙发上挺着老二跳起来,带上贴纸来到三颗光滑黑臭的孕肚前,就近欣<br />赏三人强忍阵痛、保持敬礼动作的反应。催眠效果似乎压下了疼痛感,从她们的<br />唇形看起来好像只是在憋尿一样。於是我悠闲地抓弄一对对乳胶大奶、拍打她们<br />的西瓜肚与大屁股、扳开三对大腿吸嗅染上乳胶气味的臭鲍味,直到阵痛较强烈<br />的妹妹先发出按捺不住的声音,才一一解开三人肚皮上的乳胶衣。<br /><br />  如同露出乳晕的乳胶大奶,三颗臭味更上一层楼的孕肚沿着肚皮边缘裸露出<br />来,好让我再给她们的肚子盖上「激臭???」的强效贴纸。以妈妈为首,三对<br />鲜艳的嘴唇各自扭曲着上扬,越发强烈的阵痛让她们相继流下鼻涕与口水,发臭<br />汗躯不由自主地震动着。不一会儿,三人全都像青蛙般抬起双手、弯开大腿,整<br />个身体朝后方大力仰起,扭动的嘴唇宛如火车烟囱般噘起后全力迸喊!<br /><br />  「噗齁哦哦哦……!子宫……!子宫口全☆开──!」<br /><br />  喔靠!我还在妹妹这边抠她的鲍,没想到是妈妈那里先发!我急忙蹲到妈妈<br />弯曲的双腿间,解开她胯下那片不断出水的乳胶衣,里头已经到处都是羊水啦!<br /><br />  「呼咕哦哦哦哦──!」<br /><br />  噗唰──!<br /><br />  多到像喷尿的羊水持续从妈妈的浓毛黑鲍里洒出,我依稀看见她穴里的子宫<br />颈被宝宝撑开,那就是我和妈妈生的孩子啊!也不晓得是不是第四胎的缘故,妈<br />妈喊得跟高潮没两样,里头的小兔崽子简直就像玩溜滑梯似地溜出来,钻出子宫<br />不到半分钟就来到我手中!<br /><br />  我都还没磨擦小兔崽子的背,这傢伙就很有活力地哇哇大哭。以低俗站姿顺<br />利生产的妈妈靠着大座垫侧趴下来,满头大汗地接过脐带还没断的宝宝,这时换<br />旁边的姊姊仰首大叫!<br /><br />  「噫呜哦哦……!我的子宫……!子宫在搅动了……!」<br /><br />  噗咻──!噗咻──!<br /><br />  在我急着解开姊姊胯下的乳胶衣时,她的两片深褐色大乳晕像在发炮般溅射<br />出浓黄初乳,全身汗水滴免钱的,两只脚抖到都快站不住了。我伸手摸了摸她那<br />激烈蠕动的肚皮,憋到面目狰狞的姊姊却抓我的手到她勃起的阴蒂前──妈的!<br /><br />  就如你所愿搓爆这粒臭烂豆!<br /><br />  「咕齁哦哦哦……!高……高潮啦啊嘿欸欸欸──!」<br /><br />  滋啾!滋啾!<br /><br />  我毫不留情地以最大力道对付姊姊的阴蒂,顺带往她的湿臭穴口连拍几掌,<br />把这个小孩都要出生了还想要爽的变态臭宅女打到腿软喷汁,这汁喷着喷着又变<br />成了腥臭的羊水。姊姊的子宫颈在高潮中撑开到极限,小王八羔子活力十足地一<br />路钻着他妈的臭穴钻出洞来,刚出生就被亲生母亲的臭鲍薰到哭得惨兮兮!<br /><br />  「哥……哥哥!我要生了……!宝宝要出来了……!」<br /><br />  爽到瘫软的姊姊就交给有四胎经验的妈妈照顾,我赶紧回到妹妹的股间,一<br />解开湿答答的黑色乳胶衣,迎面就是腥到呛鼻的羊水大洗脸!我像条淋湿的狗左<br />右甩了甩脸,刚把脸上的羊水抹掉,居然又洒下一阵臭尿──靠!现在是一日便<br />器体验营吗!<br /><br />  「噫噫……!噫噫噫……!」<br /><br />  噗哩!噗!噗磅哩哩!<br /><br />  妹妹在敬礼时就放过一记大响屁,这回她咬紧牙关却还是在大家面前喷尿又<br />喷屎。在她拉完那堆说实话味道还不如体臭浓的大便后,宝宝终於从她的子宫推<br />向腥臭的小穴。<br /><br />  「呜嘎啊啊啊啊……!」<br /><br />  噗嘶!噗滋哩哩!<br /><br />  妹妹的肉穴比较紧,她很专注地施力,可是宝宝却和她作对,出来得非常慢,<br />反而是一度尿完拉净的母体又开始滴尿漏粪. 在妹妹拉完第二坨臭粪、肛门往外<br />脱垂滴汁时,宝宝总算是完全进入滑溜溜的小穴内,随着每次出力缓缓向穴口推<br />移。整段过程有惊无险,妹妹的孩子终於也顺利出产了!<br /><br />  拼尽全力生下孩子的母女三人瘫靠在一起,见证三个新生命诞生的老二也准<br />备就绪. 我依序扒掉妈妈、姊姊与妹妹的头罩,对着小穴还插着脐带的三人加速<br />套弄。三人因为胎盘排出而颤抖齁叫时,我直接跨到大座垫上,用热到即将爆发<br />的老二贴上三张戴着鼻钩的失神脸、赶紧往每个人脸上蹭个几下,便对着她们喷<br />出浓热而腥臭的精液。<br /><br />  「哦齁……!」<br /><br />  把妈妈勃起射乳的黑色大奶头拉得又尖又长、<br /><br />  「齁哦哦……!」<br /><br />  掐爆姊姊满是臭汗的深色大乳晕、<br /><br />  「呜咕……!」<br /><br />  持续硬挺的老二就插在双眼上吊的妹妹嘴里.<br /><br />  妈妈即使处於发情状态仍精确地教我帮大家剪掉脐带,孩子们都好端端地安<br />置在大座垫上。三个刚生产完、肚皮扁下来的发情女纷纷站起来,剥去全身的黑<br />色乳胶衣,露出遍及汗躯的「臭?」字与消气肚皮上的「激臭???」大字,赤<br />脚踏在经由臭鲍排出来的胎盘上,以鼻孔全开、双眼失神的淫态向给她们播种的<br />主人敬礼. 一头乱发且浑身滴汗的妈妈皱紧眉尖,以红透的失神脸带头喊道:<br /><br />  「激臭母女三人组!全员出产完毕!子宫状态、完全净空!期待主人再度利<br />用!」<br /><br />  最后这三个变态母女就在全员共同喷发的浓郁汗臭味中,动作一致地踩爆胎<br />盘,伴随「噗嘶──」与「噗磅!」的放屁及喷屎声,全身用力到大小便失禁地<br />齐声呼喊:<br /><br />  「「「YES ──!MY──!PENIS ──!」」」<br /><br />  《催眠对象:阿嬷那不是痠痛贴布!(70岁)》【贴纸种类:操嘎杯戏?????<br />】<br /><br />  「乖孙ㄟ,哩几勒痠痛贴布北败ㄛ……ㄛㄛㄛ哦哦齁哦哦哦──!干!那A<br />加草!揪操ㄟ捏!」<br /><br />  「阿嬷你在冲三小!不需要那种色素都退光光的白色奶头喇干!」<br /><br />  「乖孙ㄟ!哩杯『哦齁哦齁』谋?阿嬷吼哩『哦齁哦齁』唷!」<br /><br />  「阿嬷你不要过来……干你娘干干干呕呕呕呕呕!」<br /><br />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