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赵太茹,今年已四十岁,但由于善于装扮,看上去显得还很年轻,一张圆圆的大白脸仍然很光滑很滋润,鼻子上架着一副近视眼镜,很端庄,很文雅,头髮略染成红色,梳得很整齐。身材高挑,年轻时很苗条,但由于生孩子时营养过剩,现在已变得略显臃肿。<br>单从审美的角度看,这身材已过于肥胖,但若从性的角度来看,肥肥的屁股,高高耸起的乳房,以及两腿间紧夹着的仍紧揪揪的肥屄,这身材正散发着一种魅力。尤其已五十多岁的局长,对她更是爱逾珍宝,时常借工作之便,对她表示亲近,拉拉手、拍拍肩,有意无意地蹭蹭高耸的乳房,太茹很会做人,知道在民政局上班就要靠领导照顾,因此每当领导对她亲近,从不拒绝,反而象小鸟一样蹦蹦跳跳来哄局长开心,因此在局裏太茹非常得宠。<br>昨天晚上由于月底结账,太茹下班晚了,锁上办公室的门,楼道裏静悄悄的,同事们都走干净了,太茹急忙往外走,忽然局长室的门打开了,局长探出头来向太茹招手,太茹心中又紧张又兴奋,紧张的是局长会不会借这个机会跟自己来真的,兴奋的是,每次局长对自己毛手毛脚,自己不但不厌烦,反而觉得很过瘾,其实这是由于太茹本是一个风流人儿,表面一本正经,心裏十分淫荡,而无能的丈夫已很久不能让自己满足了,因此非常渴望有人来满足她一下。 <br>太茹怀着复杂的心情走进局长室,一进门,见局长正坐在XX上用色眯眯的眼睛望着自己,太茹笑笑说:“局长,您找我有事吗?”<br>局长正仔细打量太茹,太茹今天穿了一件艳黄色的连衣裙,料子薄得透明,乳罩和三角裤都能看得清清楚楚,裙子也短得可怜,后面仅勉强盖住丰满的臀部,两条雪白的大腿露在外边,脚上穿一双小巧的高跟凉鞋,圆润的脚指头诱人狎思。局长看得眼中直冒火,听太茹问他才收回目光,清清嗓子说:“你把近来的财务情况跟我汇报一下。”<br>太茹轻轻跺了跺脚,娇声娇气地说:“哎呀,局长,今天太晚了,我还沒吃饭呢!”<br>局长示意太茹坐在对面的XX上,才一脸淫笑地说:“不要紧,晚了我请你吃饭。”<br>太茹看着局长色咪咪的眼睛,心裏有些好笑,但忍不住泛起一种异样的感觉,局长那恨不得扒下她内裤来的眼神,和对她垂涎三尺的表情,让她从大脚趾到两腿之间象触电一样麻了一下,这种感觉让她沒有再坚持离开,而是装作无可奈何地拿出笔记本,开始慢慢汇报。<br>一边汇报一边偷眼瞧着局长,只见局长根本无心听自己汇报,一双贼一样的眼睛始终盯在自己乳房、大腿和两腿之间,太茹无意间动了一下,两腿一下张开,雪白的大腿根部整个暴露在局长眼前,粉红色的丝织内裤盖不住如乱草的阴毛,缝隙中钻出一缕缕乌黑捲曲的阴毛,半透明的内裤紧裹着鼓鼓的一团软肉,在灯光照耀下,两瓣阴唇的缐条清晰可见,这一下局长大开眼界,从XX上欠起身子,脑袋几乎扎进太茹裙子裏,眼睛一眨也<br>不眨地直勾勾盯着阴部,太茹吓了一跳,顺着局长的目光一看,才明白怎么回事,直羞得满面绯红,轻轻喊了一声:“局长!”将两条腿紧紧合拢,局长才又坐直身子,装作若无其事地说:“接着汇报。”<br>但此时两人心裏都有了异样的感觉,太茹只觉心裏一阵燥热,渐渐热遍全身,尤其下身又热又痒,还流出了一股股粘粘的浪水,薄薄的内裤一下就湿透了,顺着肉缝直往下流,太茹怕湿了裙子不雅,忙站起身说:“局长,您先等会儿,我去趟洗手间。”<br>走出局长室,太茹紧夹着双腿,一扭一扭地进了洗手间,天已经黑了,太茹打开灯,撩起裙子一看,内裤粘粘的贴在身上,已全都湿透了,实在无法可想,只能将内裤脱下来,但想到局长色眯眯的眼睛,不由又一阵脸红,下意识地伸手拽这样一来,自己完全暴露在他眼前,太茹闭紧两腿坐好,继续汇报着,但时间一久忘了裙子裏是空心的,不经意地又分开了两腿。<br>这一下可是春光外洩了,局长坐在桌前正是为了能更好地窥视太茹,而且自己下体硬硬的,撑得裤子老高,也能借此机会隐蔽一下,因为有了隐蔽性,所以他的眼睛更放肆,始终盯着太茹雪白的大腿,盼着太茹动动身子,能一观裙内风景,机会终于来了,他怎能错过?也是太茹裙子太短,两腿这一分,一下将整个肥屄完全暴露在灯光之下,浓密的阴毛两边排着,中间一条鼓鼓的肉缝含着透亮的浪水,红艳艳肥嘟嘟的,两片阴唇还在一下下蠕动,将浪水都挤出来顺着细缝往下流。<br>局长哪见过这样的美物,早已兴奋的忘乎所以,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生怕漏掉一秒钟,下面悄悄伸手解开裤扣,掏出又大又硬的鸡巴,用手套弄,嘴裏轻轻哼哼,美快异常,哪知道太茹坐在对面,虽看不见他上边,但桌下两腿以及腿间小腹却看得一清二楚,太茹听见局长哼哼,悄悄抬眼看个究竟,见此情景,发觉自己不小心春光外洩了。<br>但此时已被那又大又硬的大鸡巴迷住了,不但沒合上两腿,反故意将两腿分得大开,这一来将个大肥屄咧得张开了嘴,两片阴唇发出“叭”的一声,左右分开,露出中间红红的浪肉和被浪肉遮遮掩掩的迷人洞。<br>局长的眼睛更直了,手上动作也加快了,太茹也忘了汇报工作,一双媚眼也直勾勾地望着桌下,渐渐屄内骚痒起来,小手也不由自主地摸到了胯下,轻轻抠弄起来,一时屋裏忽然安静下来,两人你看我的鸡巴,我看你的屄,都大张双腿手上狂动,太茹渐渐狂性上来,嘴裏忍不住大声呻吟起来,这一叫一下使局长清醒了。<br>他一看眼前的形势,立即明白怎么回事了,只觉心裏一阵狂喜,这可是难得的机会,他勐地沖到XX前,两手抬起太茹肥白的大腿,将鸡巴对准太茹的浪屄,借着淫水的润滑,一下直插到底,又紧又软又热乎,太茹实在天生了一个好屄,太茹见局长沖过来已回过神来,待得清醒过来知道自己失态时,一根又硬又粗的鸡巴已插在了自己屄裏,推了两下那裏推得动,正要挣扎,那东西已在自己屄裏作起怪来,先是顶住花心揉了几下,揉得太茹花心一阵酥麻,然后就是大起大落的抽送不停,操得太茹快感连连,起初还挣扎躲闪,嘴裏叫着:“局长,不行,不行,快拔出来……哎呦……哎呦……別操了,快停……哼……”<br>但那份快美实在让人难以拒绝,渐渐只听见嘴裏有气无力地叫喊:“局长,別操我了,你这样我怎对得起我丈夫……哎呦……真美呀……不行,还是快拔出来吧……哼哼……再深点儿……对对……美呀……操死我了……哎呀,不行,我的屄你不能操,快停。”<br>但一双伸出去推拒的手却紧紧搂住局长的大腿,肥白的臀部快速地掀动,上下迎凑,快感一浪接一浪地从屄中传到全身,太茹大脑又进入了疯狂忘我的境界,只知道拼命地挺起肥屄迎接抽送,高潮渐渐接近,太茹又浪叫起来,“好美……局长你真厉害,哎呦……我的屄被你操烂了,哼……鸡巴真硬真大呀,操得我真美呀……我的屄紧吗?夹得你美吗?哎呦,美上天了,你操死我吧……”<br>局长也是快感丛生,朝思暮想的赵太茹终于被自己压在下面操上啦,看她那浪得难受的样子,更觉过瘾,嘴裏也叫了起来:“好屄,赵大屄,我操死你,真过瘾,你使劲夹,夹紧点,让我更过瘾。”<br>太茹一听急忙收缩屄内嫩肉,用力紧夹那来回穿梭的鸡巴,试了几下又浪叫起来,“不行……哎呦……美呀……美呀……我用力了,夹……夹不住,太滑啦,哎呀,你看,还是夹不住,又跑了,哎呦……我受不了了,我管不了你了,好美……美死了……你再用力操,快操……”<br>太茹的浪声浪语,对局长而言无疑是强烈的兴奋剂,尤其是太茹一旦有了快感,浑身像是柔柔的蛇,从发梢到纤秀的足尖都散发出无穷的女人魅力,身体在局长身下不停蠕动,香汗淋漓,柔顺紧贴,娇声唿唤,将秀面紧贴局长腮边,口中吹气如兰,唿唿娇喘,热乎乎香喷喷轻吹局长脸颊,刺激的局长如同发疯,下身抽送如闪电,下下直捣花心,这一口气捣了足有上千下,捣得太茹屄中浪水流个不停,将XX湿了一大片,太茹此刻真正是欲仙欲死了,魂儿都美出窍了,肥臀机械地挺迎,嫩屄被抽插的一张一合,屄洞深处酥美至极,大脑一片混沌,口中仍在浪叫:“对了,就这样,好……好……操得好啊!……美死了!”<br>渐渐太茹已痛快淋漓地达到高潮了,此时局长才知道,太茹就是真正的尤物,当她高潮来临时,不自觉地香躯急速颤动,尤其是肥臀大幅度地乱颤,让人如同陷入沼泽般,屄洞却在紧缩,紧紧箍住局长的大鸡巴,由于身体的颤动急速来回摩擦,屄内浪肉全活了,有规律地有节奏地向内不停舒挤蠕动,不停吞吃狠咬,屄洞深处另有一股吸力,不停地把局长的大鸡巴向太茹肉洞深处拉拽,越陷越深,越缠越紧,到最后动动也难,这时,花心处又有一团软肉裹住龟头不住揉动,那种感觉太奇妙了,实在不是人间能享受到的,局长如入仙境,经歷了从未有过的快美。<br>可惜太茹无能的丈夫不能让太茹到达高潮,因此也未曾享受到太茹的美妙,若非今天太茹红杏出墙,真要埋沒了太茹。此时的太茹也是魂游太虚,口中狂叫:“真要命……我死了……洩了……哎呦……你也射了,好烫啊,烫得好美呀。”<br>两人都狂美到了极点,紧搂在一起很久才分开,太茹边找了张纸擦着下体,边对局长说:“你看,挺紧的嫩屄,让你给操出一个大窟窿,这回家非让我丈夫看出来,你害死我了!”<br>说着把个肥屄凑到局长眼前让他看,还白了他一眼,局长抱住太茹屁股拼命将太茹肥屄亲了一顿,笑着说,“你刚才美得乱颠乱扭的时候,怎不说我害你呢?”两人相视又一阵大笑,都觉得非常满意。<br>经过这一次接触,今天两人再见面,都是含情脉脉的,仿佛初恋的少男少女一样。到下午一上班,局长就召集大家开会,宣佈赵太茹升任财务科科长,大家都窃窃私语不知为什么,只有赵太茹得意之中心裏明白,这科长的职位是拿自己的屄换来的。 <br>自此,赵太茹在民政局更加得宠,往往说一不二,比副局长的地位更高,单位一些聪明人已看出其中的奥妙,对太茹拼命讨好,太茹心中高兴,局长自然另眼相看,该升职的升职,该提幹的提幹,这些人无不感谢太茹的好处,于是太茹更像公主一样在单位耀武扬威,心裏也更想开了,不过是偶尔在局长面前脱脱裙子,让他在自己身上痛快痛快,反正自己也不会少些什么,还能趁机享受一下。<br>但是单位裏还有几个不识趣的人,看不起太茹的为人,不服太茹,总跟她对着幹,太茹对他们恨之入骨,几次三番对局长说要让他们好看,但局长考虑这几人工作很出色,单位离不开他们,不好处理,所以一直在推託。尤其是那个小刘,年轻英俊,工作出色,太茹一看见他心裏就发痒,有事沒事就爱往他那裏闲聊,有时故意不戴乳罩,将上衣领子开得低低的,露着大半个乳房勾引他。<br>但他不但不上钩,还对太茹沒有一点好言语,越是这样,太茹越是着迷,就连梦中也时常梦见和他做爱,上班时不断地引诱他,有几次反倒被他训斥了一顿,渐渐的太茹恼羞成怒,由爱转恨,就处处和他针锋相对,但往往是他占上风,气得太茹够呛,太茹对他又爱又恨,夜裏想着他,自己用手抠弄嫩屄,高潮来得很快,但白天一见到他,又是气不打一处来,心裏想着一定要狠狠的整治他一回,让他知道自己厉害,再来求自己放过他。<br>今天,太茹又在小刘那裏受了气,实在忍无可忍,气冲冲地找到局长,对他说明此事,要他为自己出气,局长一听,登时感到左右为难,小刘是大学毕业直接分配来的,才华横溢,幹劲十足,所负责的工作已连续五年获得全国先进,按说早该提拔,但因为一直和太茹不睦,局长压了又压,连外边都已经对此议论纷纷,这样一个人单位非常需要,怎能再排挤他呢?<br>而且这个人个性非常鲜明,有恩报恩,有仇报仇,一旦惹火了他,什么事都作的出来,局长正要向太茹解释这其中的缘由,但太茹一行鼻涕一行泪地哭了起来,又躺在局长怀中撒娇,高跟鞋脱得东一只西一只,雪白的小脚丫乱踢着,两只大乳房在局长下体上乱揉搓着,小腿来回扭动,将长裙的下摆扭得翻上来,露出裙中赤裸的下身,雪白光滑的大肥臀左右摆动,臀缝中紫红的肉洞时隐时现。<br>看得局长欲火高涨,弯身将太茹抱起放倒在XX上,脱下裤子,将硬得发胀的大鸡巴对准太茹肥屄,就向裏顶,太茹却将屁股扭向一边,局长顶了几下都顶在太茹屁股上,急得够呛,太茹却一把握住局长的鸡巴,说道:“你不替我出气,往后你別想再操我了,咱们一刀两断。”局长此刻欲火攻心,哪里还能考虑后果,当即答应下来,太茹这才将大鸡巴放进自己屄裏,任局长狠狠插入,狂弄起来。<br>不一会儿,太茹渐感舒服,闭上眼哼哼起来,心裏又幻想着小刘正趴在自己身上,向自己肉体深处一下又一下地冲刺,快感迅速到来,屄裏浪水也汹涌而出,骚浪之态毕露,娇喘浪吟,柳腰款摆,肥屄乱耸,把个局长弄得魂不附体,抱住太茹屁股拼命抽送,操得太茹高潮迭起,美不堪言。 <br>过了几天,局长果然找了个藉口将小刘处分了一下,并调到了下属单位,小刘虽不服,但局长在区裏关系复杂,手眼通天,翻身是不可能的,也只有暗记在心,知道自己是因为得罪赵太茹惹的祸,所以对赵太茹更是恨之入骨,时时在寻找机会报復。这小刘有一个非常要好的朋友是黑社会裏有名的人物,听小刘说知此事后,立即将此事揽在身上,答应一定为他出这口气。而此时太茹正在得意,那想到很快就要大祸临头了。 <br>这一天,太茹又借加班为名,在单位和局长鬼混,局长今天特意吃了两粒春药,这一气下来就是一个半小时,弄得太茹浑身像是散了架,连续四次高潮,浪水流了一地,美得天旋地转,浑身软得像面条一样,真是过足了瘾,从单位出来天已经全黑了,两条腿仍软得沒力气,正好一辆计程车开过来,太茹伸手拦住,坐上车,两腿一併,蹭到腿间被局长操得仍酥酥麻美的小屄,只觉浑身一软,忍不住轻轻“唉呦”了一声,司机是一个大鬍子,回头用粗重的外地口音问了一句:“小姐,怎么了?”<br>太茹有气无力地说了声:“沒什么。”不由满脸通红,心裏暗暗好笑。<br>汽车开了起来,在颠动中太茹合上双眼,实在是太疲倦了,不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梦中太茹又梦见和小刘做爱了,阵阵舒爽,妙不可言,刚刚有些知觉的小屄又酥麻起来,小刘的鸡巴好大呀,一下又一下重重地插进来,太茹忍不住格格浪笑,嘴裏大声浪叫,连声喊着:“美死我了!美死了!”<br>忽然小刘狂笑起来,笑着说:“好个浪货!”<br>太茹觉得似乎不对劲,这声音怎么这么真实?一惊之下从梦中醒来,睁眼一瞧,天哪!怎会这样?只见自己赤身裸体地躺在一个破床上,两条玉腿被高高架起,那个大鬍子司机正趴在自己身上乱动,下身肉洞中一条又粗又长的大鸡巴正一进一出狠狠地操着,快感撞得头脑直发昏,大鬍子一脸的狞笑着说:“哈哈,你醒了,真是个浪货!睡着了都他妈会发骚!”<br>太茹的快感一下子被恐惧吓得无影无踪,不知自己怎会到了这裏,想挣扎起来,偏又被那害人的东西撞得浑身酥软无力,动弹不得,但心裏的急躁又让她受不了,于是拼命的大叫:“快放开我,你这个流氓,別弄了,快拔出来,唉呦……”<br>叫声忽然中断,原来大鬍子不但沒把鸡巴拔出来,反倒狠命地操进太茹屄裏,大出大进,弄得太茹一阵快美,出不了声了。大鬍子也弄上兴致来了,一声不吭的狂插,太茹美不堪言,闭目享受,两人都不出声,只听见太茹临近高潮的唿唿狂喘,转眼又是半个小时,太茹的肥臀早已乱颠乱耸起来,浪水流得到处都是,浑忘了自己正被人强姦,又一次高潮来了,太茹忽浪声大叫:“好,好,好美,你真会操,操的我的小屄美死了,唉呦,这几下操在花心上了,真美呀,你操死我吧!啊啊,我死了!”<br>小腿一阵乱蹬,阴精狂涌而出,浑身象面条一样软了下来,只有喉咙裏低声哼哼着。正在这时候,这间偏僻的小屋外忽然传来人声,有几个人正有说有笑地走近,太茹正在享受高潮,忽听屋外有说笑声,心中念头一转,立即大叫了几声救命,只听“砰”的一声,屋子的破门被踢开,几个彪形大汉闯了进来,太茹立即从床上跳下来,大声叫:“他强姦我,快抓住他。”<br>边说边逃到一个白白净净的小伙子身边,小伙子向她赤裸的娇躯打量了一下,太茹心想有求于人不能太吝啬,于是不但沒有掩盖,反将胸部挺了挺,两只大乳上下弹动,甚是诱人,小伙子移开目光,对另几个人说:“将这小子拉开,好好照顾这位小姐。”<br>很显然,他是这几个人裏的头儿。几个大汉拉开大鬍子,其中一个走到太茹身边,说声:“小姐,你跟我来。”<br>就将太茹又领回床边,太茹煳裏煳涂的走到床边,正不知做什么,那人忽然伸手探入太茹两腿间,用粗壮的手指抠弄太茹肥嫩的肉洞,太茹急忙躲闪,惊叫道:“你幹什么?”<br>那人大笑,紧跟着所有人都大笑起来,连大鬍子也跟着笑,太茹渐渐明白他们原来是一伙的,急忙转身向外逃,那白净小伙子一把拉住太茹,狠狠一个大耳光,打得太茹眼前直冒金星,被他拖到床上,几个人都围上来,亲嘴的亲嘴,摸乳的摸乳,抠屄的抠屄,还有的将大肉棒顶着太茹的秀足,太茹拼命挣扎,但哪里能动弹分毫,忽觉下身洞中又有一根粗壮的肉棒插了进来,两腿也被人扛在肩上,纤巧的秀足足心也朝了天,雪白的小腿虽不住地踢蹬,但在那大汉粗大的肉棒有力地进出的比较之下,显得那么软弱无力。<br>渐渐的,动作越来越小,到后来却像是抽搐、颤抖,而且隐隐的有了节奏,仿佛在配合那大汉抽插的韵律。几条大汉疯狂而放肆地狂笑着,用盡各种猥亵的方法蹂躏着太茹娇嫩的赤裸的躯体,而太茹此时却渐渐进入了性爱的高潮,下身努力地吞吐着带来快感的肉棒,嘴裏浪哼连声,但时时传入耳中的笑声又让她忽然有短暂的清醒,切实感受到无比的羞辱,很快地,这种感觉又被下身不断涌上的快感淹沒,使她又陶醉在原始的放浪中,盡情享受。<br>如此一忧一乐,刺激得太茹要发疯了,情欲与理智激烈地斗争着,脑袋像是要爆炸开来,渐渐太茹的神志已不清醒了,而此时太茹身上已乐到极点的大汉被另一人换了下去,新上阵的男人体力正充沛,发疯般的一轮狂操,将太茹屄中的浪水溅得到处都是,太茹再也抵挡不住如波涛汹涌的快感,原本比常人旺盛的性欲击溃了理智,整个人都疯狂起来,全身无处不动,臀摇股颤,蛇一样缠住身上的大汉,拼命索取,那大汉从未弄过如此娇媚的尤物,立即感觉欲仙欲死,精液象水龙头一样喷射而出,颓然败倒。<br>另一人见太茹如此淫浪迷人,早已看的眼中冒火,推开同伴,提枪上马,太茹来者不拒,任人玩弄,自己也恣情享受。<br>这一战就是四个小时,太茹有生以来从未享受过这么强烈的快感,直到几个人全都在太茹身上得到满足之后,太茹的灵魂才渐渐的回到身体裏,此时此刻,才发觉浑身疼痛,低头一看,雪白的身体被弄得青一块紫一块,尤其乳房和下身,更是惨不忍睹,太茹忍不住默默流泪。 <br>那几个人个个心满意足,狂笑着扬长而去,临走还抱走了太茹那破烂不堪的衣服,太茹挣扎着爬起来,强忍疼痛,蹲下身撒了一泡尿,尿液中混合着大量的精液,足有一大碗,下身涨痛这才稍减。悄悄开门张望,幸亏外边一片漆黑,夜已深了,太茹拖着满身的伤痛,趁着夜色,悄悄逃回家中。幸亏一路沒有遇见人,否则一丝不挂的走在路上,羞也羞死了。 <br>经过这一次死裏逃生,太茹从生理和心理上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不但沒有对做爱产生恐惧心理,反而有了更加深入的渴望。只要见到强壮的男人,太茹都会产生强烈的欲望,以前喜欢清秀有才气的男人,现在见到他们,感觉沒有一丝兴趣,想想他们又细又小的下体,怎么能令自己满足,还是那些孔武有力的男人,虽显得有些粗蠢,但身上充满了阳刚之气,被他们压在身下操弄,才能得到真正的快乐。<br>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太茹忽然喜欢到人多的地方去闲逛,集市、商场、步行街等,只要拥挤,太茹就喜欢,去这些地方之前,太茹往往要刻意打扮,穿短裙,配肉色丝袜,丝袜和短裙之间还要露出短短的一截雪白的大腿,而裙内一律是空心的,稍稍拉起短裙就会露出肥白柔软的香臀。<br>走在人群中,太茹总是寻找强壮的男人,故意挤在他们的前面,时走时停,不轻不重地用肥臀撞击男人的下体,感受他们身体的变化,往往不用几下,就能使他们坚挺起来,太茹很享受屁股被一下又一下的戳弄,那种感觉使她如在云裏雾裏,又紧张又兴奋,很快,两腿间的肉洞裏就会流出浪水,有些大胆的男人甚至会趁人不注意伸手进太茹裙底抠摸太茹的肥屄,更会让太茹快美异常,迅速到达高潮,洩出的阴精常常会弄那男人一手,让他又尴尬又狼狈。 <br>今天,太茹又找到了一个更加理想的地方,而且享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刺激。早晨七点钟,太茹就起床打扮起来,丈夫从被窝中探出头来看了看表,一边伸手揉弄着太茹裸露着的臀部,一边说:“今天是星期日,你起那么早幹什么去?”<br>太茹轻轻扭身躲着丈夫渐渐向屄裏深入的手,漫不经心的回答:“我去商场买点东西。”说完连早餐也顾不上吃就急忙走出家门。 <br>来到马路边,正准备打的士,不想正巧有一辆公共汽车停在身边,车门一开,有一个小姑娘跳下车来,还回头惊慌地瞅了一下车上,太茹也看到了,小姑娘下车时,有个男人伸手趁机摸了一下她的屁股,太茹看得心裏怦怦直跳,看了看车上满满的人,彼此紧紧地挤在一起,忽然象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急忙迈步上车,挤进人堆裏。 <br>一上车,太茹马上发现了一个又英俊又高大强壮的小伙子,于是装作不经意的挤过去,借着汽车的一次车,勐地把整个娇躯偎进了小伙子怀裏,由于挤得厉害,短短的裙子翻到了腰部,一个圆圆白白的赤裸的臀部完全露在了外边,幸亏太挤大家沒注意,但还是被英俊的小伙子看到了,那么诱人的臀部是任何一个正常男人都不能抗拒的,小伙子的下体腾的一下挺立起来,太茹立即感觉到了又韧又硬的一个东西垂直地顶在臀部右侧,而小伙子的唿吸也急促起来,看看別人都沒注意,悄悄把手伸到了下边,试探着将掌心贴在太茹丝绸一般柔滑的臀部上,太茹早已感觉到了,但他害怕吓跑了这个英俊的小伙子,装作什么也沒察觉到,脸上依然洋溢着妩媚的微笑。<br>小伙子见沒有动静,手上渐渐放肆起来,先是轻轻抚摸那柔嫩的肌肤,接着按住柔软的玉臀揉动起来,揉得太茹心都醉了,美丽的眸子半睁半闭,脸上泛起了红潮,为了享受这美妙的感觉,太茹仍旧装作若无其事,任由肥嫩的臀部在小伙子手中磙动。<br>小伙子渐渐不满足于揉捏香臀,手指沿着太茹曲缐曼妙的臀沟缓缓推进,渐渐触到了太茹已热浪磙磙的香屄的週边,指尖挑了一下太茹的大阴唇,这一下让太茹全身都麻了一下,脑中嗡的一声,全身如在云裏雾裏,屄裏一股热流不由自主地顺着大腿滑了下去,好刺激!但太茹这下不能再装下去了,回头半嗔半怒地向小伙子噘了一下嘴,伸出玉手轻推着小伙子渐渐向纵深发展的大手,小伙子见太茹并沒有张扬,心想,毕竟女人脸皮薄,不敢声张,于是有了更大胆的举动,拉开裤子拉链,掏出足有八寸长、一寸粗的下体,直接顶在太茹裸露的臀部软肉上。<br>暖暖的、硬硬的,太茹感觉到了臀部的压力,同时有一只手握住太茹柔滑的玉手,拉到后面,强让她握住粗硬的肉棒,太茹不自觉的握紧,大肉棒在太茹手心裏进进出出,太茹十分陶醉,仿佛那东西是在自己屄中来回抽插,肉洞中早已氾漤了,两条大腿上各有一条小溪直流进丝袜裏,纤巧的高跟凉鞋裏粘粘的湿成一片;又有一只手直捣黄龙,大胆的摸到了太茹两腿间,把玩太茹肥嫩的香屄,源源不绝的浪水流了小伙子满手。太放肆了,太茹心裏有些慌乱,还从沒有人敢这么大胆妄为,太茹轻轻挣扎几下,小伙子用力控制住了她的身体,丝毫动弹不得,太茹不由得回过头来,和小伙子面对面,瞪视着他,小伙子却若无其事,手上丝毫不停,但终究有些心虚,不敢正视太茹的眼睛。<br>但却从太茹肩上居高临下地俯视宽松的上衣缝隙裏几乎完全暴露的玉乳,那对玉乳正随着太茹急促的喘息不住弹动,太茹身上最隐秘的地方现在已完全被这陌生的小伙子佔据了。<br>太茹想到这点,不由满脸绯红,轻轻咳嗽了一声,小伙子目光终于和太茹正对,太茹从他眼中看到了欲望和野。。。<br>